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晴时雨

     午夜时分已是万籁寂静,海军本部大会议室内却灯火通明,自最高统帅战国元帅起,三位大将,十二位中将,参谋部数位参谋,高级将领们全数到齐。

     半小时前,海军大将黄猿向战国元帅通报后,元帅办公室即启用高级警讯,收到讯息的海军高层们无论当前正在做什么都立刻暂停赶回本部参加会议。

     人到齐之后,战国元帅略略抬手示意了一下,便有文秘室人员将资料分发到每个参会者面前,随后,会议桌最上首的海军统帅也没说什么,只是拿起自己手边那份,低头开始翻阅。

     冗长会议桌两侧,临时抽身赶回来参加紧急会议的海军将领们神色肃穆,眼神里却也带着几丝狐疑,毕竟实在…太奇怪了嘛~傍晚下班的时候还一点征兆也没有,最近海贼阵营也难得消停,怎么到快天亮忽然收到高级警讯。

     而回到本部,进入会议室又见战国元帅,三位海军大将,连同鼯鼠和鬼蜘蛛两员中将已经就坐,并且除了战国元帅,余下的五位多多少少神色都略显阴郁,简直象有一场棘手战役正待开始似的。

     不过奇怪归奇怪,一头雾水的将领们也还是收敛心神开始专注资料记载的内容。

     会议室内更显寂静,一时只剩下纸页翻动的簌簌细响。

     大将黄猿手肘支在会议桌桌面上,双手达成塔尖状,挡住脸的下半部,眼睛微微眯缝着,面前那叠资料动也没动。

     因为他不需要看,会议室内翻阅的资料全部出自科学部,并且也是全部整理完成推测出最坏结果,黄猿大将才通报战国元帅,要求启动高级警讯,以防止这场突如其来的意外,衍化成为灾难。

     …………

     几小时前,科学部与办公区交汇地带发生一起恶性/事件,那些能够再生的诡异袭击者全数死亡,残骸被带回科学部实验室进行解剖研究。

     原本去探视安娜的黄猿他们铩羽而归,昏迷的那人情况实在不好,即便是黄猿也不忍心逼迫,只能转而先关注对残肢的检测结果。

     自医疗部队所在办公楼回到科学部,黄猿大将立刻收到坏消息。

     他的期待全部落空。

     收集的残骸断肢搁置在密封容器,操作台边的研究员尚未启动机械手臂取下细胞,肌肉组织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败坏腐烂,转眼间变成一堆堆污秽脓水,留下泛着青黄的骨骼。

     随着研究员急匆匆赶到实验室,随后,黄猿看到那一堆堆简直象从墓地里挖出来的…已经埋葬许多年的残骨。

     容器内全封闭式操作,检测显示,骨骼内仅仅余下无用的坚硬的蜂巢钙化物质,一星半点可用细胞也没有,骨髓、软组织、蛋白质,甚至腐化的积液,它们就在几分钟不到时间里挥发得一干二净。

     情况诡异并且糟糕,而更坏的还在后边。

     袭击者身份确认,这些堆在科学部实验室内的骨骸,是海军…

     大将赤犬与青雉,连同鼯鼠鬼蜘蛛,四人与黄猿分开后即刻着手调查,结果没等大动干戈,某处驻地便有异常情况上报,那个驻地军营内十几名海军下落不明。

     失踪人数恰好与袭击者符合。

     看过那驻区递交的人员资料,鼯鼠和鬼蜘蛛确认正是被斩杀的袭击者。

     这些人员都是低级将官,经过调查确认,他们是上季度科学部出航时,护送科研船的护卫舰舰队防卫部队人员。

     事情兜兜转转居然绕在一起。

     毒杀、失窃、夜袭,联系所有,大将黄猿不得不认为,海军本部已经埋进不知名的危机,并且,极糟糕的是海军根本毫无头绪,几件事调查起来不存在联系,至少表面上。

     …………

     会议室里安静得厉害,每个参加会议的将领都皱着眉,专注的看手上资料,并且越看神色越是凝重,众人都明白这些记载意味了什么。

     诡异再生,力量得到飞跃,彻底解开谜题前倒是可以暂时搁置,关键是袭击者们。

     夜袭的目的意欲何为也可以抛开,然而这些海军将官究竟是怎么变成危险因素?他们是本部人员,每一个都是经历枪林弹雨后从各基地选拔上来的精英分子,除却资质,心智也得到认可。

     如果说是叛变,先不论海军监察部始终注意部队内的不安定因素,这些袭击者从各方面调查,得出结论都是他们毫无相似之处。

     袭击者们出身在不同岛屿,成长经历也不尽相同,在驻地内分属不同番队,平日里没有往来,除了上季度随舰队出航护送科研船任务,他们基本没有交集,几个人甚至护航任务里都在不同军舰上,勉强称得上共通点的就是登陆科研船的目的地。

     他们踏上过那个岛屿,塞什尔,地处无风带的一处荒岛。

     因为磁场特殊,又是无风带,塞什尔这座岛屿只在海军内部使用海图里存在,岛上没有居民,也没有临近岛屿,孤悬海上,海军科学部此番派遣科研船,为的是调查研究塞什尔岛屿环境,确定它是否有条件成为海军秘密基地。

     如果袭击者们的异变出自塞什尔…上季度那次航行,所有人员…

     而这正是今晚高级警讯启动的原因。

     …………

     时隔许久,会议桌两侧参会将领们陆续放下手中资料,把注意力集中到最上首的战国元帅那里。

     海军最高统帅同样皱紧眉心,半晌才哑声开口,“无法确定异变来源吗?”说话时视线略略偏到左手位置的大将黄猿身上,“科学部一筹莫展?”

     “耶~找不到可用的细胞分析。”黄猿大将低叹一声,神色显得不豫,顿了顿,探手拿起面前资料随意翻了翻,接着才说道,“护航塞什尔的舰队驻兵,每个都必须彻底检查。”

     “重点放在与这些异变者同时行动的士兵,根据出航任务记录,这批人都曾经接近过那个岛屿的某片特定区域。”

     “只是抽取一次血样。”抬眼看了看会议桌两侧的将领们,大将黄猿垂下眼帘,冷声开口,“至少必须确定他们的身体没有异常。”

     “倘若是登陆岛屿染上什么异物…在无法判断的情况下,我们不敢保证它会不会传染。”

     说到这里又沉默片刻,黄猿大将叹了口气,“当然,情况也不是坏到无可挽回。”

     手指比了比被扔在桌面上的资料,黄猿慢慢说道,“这些产生异变的人,有共通点,他们出于各种原因尚未学习海军六式。”

     海军六式,超越人类体能极限的体术。

     理论上每位得以晋升本部的将官都能够学习六式,而这些袭击者出于本身资质或其它理由,都暂时没能掌握到海军的秘术。

     如果…这算是区别,那么,大将黄猿认为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

     如果将力量的强弱以金字塔来区分海军个人实力,海军六式就是标志性分水岭,熟稔掌握它才能脱颖而出,踏上走向强者巅峰的道路。

     因为海军六式淬炼体魄,让使用者进而开始掌握霸气。

     世界上的力量体系大体分作两块,恶魔果实和霸气,恶魔果实属于外来因素,霸气却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力量,只是因为各人资质不同,有些人能成为强者,有些人终其一生都无法激活。

     激发霸气有各种方式,绝大多数危险程度不定,海军六式是目前已经完善的唯一一种,稳定的循序渐进激发霸气的方法。

     当调查结果显示袭击者们尚未掌握六式,黄猿认为是不是能够这样推测:以海军六式为阶梯的晋级强者之线隔绝了异变的产生?

     修习海军六式,无论是否将其全部掌握,每个修习者生来的潜能都被调动,激发只是时间问题。

     也就是,人类与生俱来的霸气,当隐性转为显性,那些不知名异物质就无法腐蚀人体。

     “如果存在病变,而阻隔传染的界线是霸气。”慢慢抬高视线,大将黄猿以冷静到接近残忍的口吻说道,“至少海军的损失能局限在某个范围。”

     参加会议的海军将领们沉默良久,神色俱是难看到底也没有谁出言反驳,大将黄猿的结论冷酷无情,从大局看却无可厚非。

     倘若是病变,海军整个阵营将为此付出代价,牺牲一部分人保全更多的人,即使…听起来非常冷血,却是非做不可的事。

     因为变异者危险系数无法查明,海军本部高层们除了必须保证普通士兵性命,更有马林弗德城镇的平民,另外…病毒扩散开,世界付出的代价…谁都担当不起。

     当然,一切都只是推测,还没有确切证据证实,大将黄猿的决定已然很温和,仅仅是抽取血样分析检测,而不是更粗暴的秘密羁押甚至处决。

     士兵们毫无异样是最好结果,反之…怕是冷酷决策在所难免。

     …………分割线…………

     紧急会议到接近凌晨才结束,散会后,将领们面色凝重的离开会议室,随即分赴各自阵营开始部署,加强防卫,城镇是重中之重,接着是岛屿前沿防御线。

     上季度出航塞什尔的舰队,其驻区秘密进入一级警戒状态,当时每位随船将官士兵,名单交由战国元帅办公室,科学部联系医疗部队,预备天亮后开始取样检测。

     为保证军心稳定,将以身体检测为由。

     …………

     离开会议室,大将黄猿在办公楼楼下遇到特意等在那里的鬼蜘蛛。

     两人静静对视片刻,鬼蜘蛛面上的表情变幻不定,几次欲言又止,最后眼神一点一点暗沉下去,也没说什么,蓦地转身疾步离去。

     待得鬼蜘蛛消失下远处的晦色里,黄猿收起视线,无声叹息,摇了摇头。

     他知道鬼蜘蛛等在这的原因,也知道为什么最后一言不发离去,为的是医疗部里昏迷不醒那人。

     鬼蜘蛛为着安娜试图说什么,最终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安娜的女儿,科学部实习生,不巧上季度随船出航。

     如果很不幸是以霸气区分异变与否,当时科研船上研究员们都…造成感染的原因如果和地域有关,袭击者们以先遣部队进入特定区域勘察地形,后来更保护研究员们在那里呆过一段时间。

     几项因素叠加,如果很不幸,科学部此番也损失惨重。

     大将黄猿一个人独自走在通往科学部的路上,在没人看见的此刻,面上才肯浮现出惋惜与微微痛意,他并非铁石心肠,却无法徇私。

     即使是战桃丸也在此番接受检测之列,更别说那个实习生。

     即使惋惜,情况到最坏程度,黄猿也不得不做出决定。

     都是一条条鲜活人命啊~他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小径上两侧路灯明亮,大将黄猿气势却是低落,两旁树木茂盛,白天郁郁葱葱,晚上就很有些狰狞,风吹过来的时候张牙舞爪,仿佛…隐在海军本部的怪兽。

     抬手揉揉额角,黄猿低低叹出一口气。

     科学部实习生娜娜,年轻孩子也不过十六岁,原本以她的身体资质此时应该还在军校念书,可惜了,黄猿心想,那孩子对生物学有极高天分,科学部破格提前收录她。

     若是此番…那孩子真真是可惜。

     真希望所有涉及人员毫无异样。

     …………

     前往科学部中途,大将黄猿想了想又拐道向医疗部队所在地走。

     资料收集确认后,会议开始前,黄猿就下令科学部机动部队为所有研究员抽取血样,并且交由医疗部队进驻分析室做检测。

     为了确保检测结果的百分百准确性。

     另外,战桃丸…大将黄猿调回他的后辈,将那孩子和所有人一样对待,而实习生娜娜,情绪失控昏迷不醒的小丫头,由麾下秘密人员监视,待得她苏醒,再以同样借口抽取血样检测。

     之所以对那孩子特别对待,黄猿觉得大概是怜惜那孩子的母亲吧?

     毕竟…

     行进间脚下微微一停,黄猿静静看着不远处医疗部队办公楼,怔愣许久,终于还是迈开步伐。

     …………

     建筑里很安静,大部分人员借调往科学部,黄猿一路往目的地走,一路抬手示意听到动静前来查看的士兵退下。

     这些隐在暗处的人手是黄猿的直系部队,接管这里的原因,除了监视,也有警戒的含意。

     路过安置实习生房间的时候,黄猿站在门外看了里边一眼,那小丫头还没醒,附近监视人员也回报没有异动,吩咐手下继续密切关注之后,他又往楼上走。

     安娜和娜娜,两个人分别安置在一幢建筑的上下楼,一切尚未确定前,对于那个曾经遭到严重侵害的女人…即便心肠冷硬,能够照顾的地方,黄猿也不会吝惜那点恻隐。

     要探望的人躺在特殊病房里,安安静静,格雷戈.豪斯前往科学部时交代留守的医疗人员回复大将黄猿,她生命体征正常,到时间或许能自然苏醒。

     医疗部队最高指挥官曾就她的情况做出判断,特殊条件刺激导致身体出现回溯,细胞记忆仅仅是暂时,大脑超过限定时间会强制恢复,进而醒来。

     也就是说,一段时间过后,她还是会懵懵懂懂睁开眼睛,继续遗忘下去。

     …………

     特殊病房里光线柔和,她的长发铺散在枕上,闭着眼睛,似乎梦见什么不好的事,眉心微微皱着,看起来柔弱不堪。

     静静站在病床边,听着留守的医疗人员小声报告,黄猿皱着眉,忽地抬手示意暂停,片刻过后,又转头对着门的方向抬抬下巴。

     接到示意,医疗人员默默退了出去,并阖上门。

     细碎声响消失后,大将黄猿偏过脸,看向病房另一侧靠外墙的那扇窗户,想了想,又走过去,推开那扇窗户,夜风随即灌入,卷起的窗帘摇曳晃过视野。

     随手重新阖上窗户,转身往后靠在窗框上,嘴角勾了勾,“耶~还真是…”

     打量瞬间沿着开启窗户进入室内,蓦地闪现在病床边的那道身影,黄猿微微眯起眼睛,“萨卡斯基。”

     他说奇怪,平日里冷漠到不近人情的家伙会拿‘路过’这种听起来就胡诌的理由和青雉结伴去往科学部种植园。

     原来…

     立在病床边的男人没有开口,甚至象是不注意黄猿半嘲半讽的注视,静静站了一会儿才缓缓俯低一边探出手————

     黄猿挑了挑眉梢,眼神里藏进几丝惊诧。

     大将赤犬今夜行径简直…称得上诡异。

     男人小心掀开被子,随即侧坐将躺着的人半抱着倚在怀里,之后轻轻解开她的衣裳。

     喂!呆滞几秒钟,黄猿嘴角一抽,还没来得及转开视线,却看见衣裳半褪那人的背脊…苍白不见血色的肌肤更衬得那些淤痕狞恶可怕。

     纵横交错的痕迹布满那人的脊背,往下延伸到后腰…而做出堪称无礼举动的大将赤犬,手指在她背上小心游走,象是检查什么。

     不多时,似乎确定了答案就停下,抽回手,飞快替她重新理好衣衫。

     将人安置好,盖上被子,黄猿发现俯低看着那人的同僚嘴唇动了动,音量小得几乎无法辨别,言语却不着痕迹的莫名。

     大将赤犬说,“原来,你在时间的这一边。”

     …………

     抬手微不可察抚过那人的眉眼,深红西装的男人慢慢转身,待得同僚走到近前,黄猿侧身让开位置,任凭对方开启窗户,和来时一样消失得毫无预兆。

     良久,收回远眺窗外昏暗夜幕的视线,回过脸,黄猿看着病床上无知无觉那人,喉间溢出一记冷笑。

     说来,他还真是…按着酒宴那时,他真是对这位安娜夫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赤犬萨卡斯基原来真是为着她才出现。

     想了想,黄猿哼笑一声,双手插/进裤子口袋,慢慢吞吞朝着病床踱过去,这下就算他原本没兴趣都要饶有兴致。

     真是令人无比好奇啊~这位夫人究竟有何种妖异魅力。

     朝前迈出几步,又是一阵奔跑声急促靠近,停下脚步,目光调转看向这房间闭阖的门。

     片刻过后,那扇门猛地推开,科学部实习生一脸惊惶往里冲,不过她很快让追来的卫兵拦下,黄猿抬手制止一团混乱,示意放了人进来。

     等年轻孩子冲向病床又闪身拦截,“她还没醒,不过也没事。”

     “刚刚还有谁?”年轻的孩子抬起头,目光毫不畏惧直视,“刚刚离开的人是谁?!”

     微微一愣,眉梢挑了挑,黄猿眯起眼睛,头一次认认真真打量起站在眼前的小姑娘,良久,沉声开口,“你是天生的见闻色?”

     萨卡斯基的出现与离去,这幢建筑物内,除了同为大将的黄猿,本不该有第三个人知晓,他麾下这实习生来得古怪。

     即便是再如何敏锐感官,做到如此程度一定是霸气见闻色修习熟稔的高手,而科学部破格提前收录的实习生连海军六式都尚未接触。

     如果是霸气,能运转见闻色不被黄猿这种级别的强者察觉,只有一种情况:

     天生的见闻色。

     也只有与生俱来的见闻色,其拥有者才会避开其他强者的感应,因为对那极小一部分人来说,运转见闻色霸气象呼吸一样自然,无迹可寻。

     海军科学部…凑巧得到一个名副其实的天才。

     静静看着眼前这年轻孩子,黄猿又拨冗拿余光扫了眼后边闭紧眼睛的那人,一时间竟不知该作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