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第八章月见草

     或许是我们院外科骨干的笑话儿说得太有水准,现场安安静静,安安静静,安安静静…

     过了好一会儿,卡普中将才回过神似的哈哈大笑,嗯~在我看来,虽然斯托克斯医生这糟心朋友笑得嘴角都咧到腮边,可还是掩不住他一脸扭曲。

     呃~至于原因…那不重要!我果断按死脑子里呼啸奔跑的神兽草泥马。

     笑完之后,卡普中将大手一挥,爽朗的表示他肚子饿了,然后,因为第五综合食堂刚刚发生意外事件,为着他个人的食欲着想,还是换个吃饭地点。

     马林弗德海军本部镇山神兽…之一的决定迅速得到拥护。

     于是,卡普中将领着上门找朋友叙旧的斯托克斯医生,送礼试图走关系的我,加上几位不知做什么的闲杂人等一起去觅食。

     …………

     于是,场景转换。

     二十分钟后,海军本部内某处(将领专用)小食堂的单独小间,隐蔽性不错,一桌子四个人,我们院医生护士俩,海军本部将领俩。

     落座之后没多久,热腾腾香喷喷饭菜就送上桌,每人面前一份,米饭味增汤盐烧秋刀鱼,还有肉,很多很多肉。

     卡普中将一直招呼坐他边上的斯托克斯医生,态度热情到诡异,心情很明显的愉快。

     我埋头对付自己的餐盘,小单间充斥着卡普中将大嗓门笑声,从灌了满耳朵的谈话里,我听到斯托克斯医生和卡普中将多年孽缘的始末。

     之前我们院骨干介绍的时候说啦~一只棘刺鱼卡喉咙让他练就急救手段,叫他练手的对象就是卡普中将,嗯~当年还不是中将只是个小军官。

     斯托克斯医生没从第一线退下来的时候是有名的战地急救医师,常年随着海军舰队东征西讨,和卡普中将的孽缘就是那时候开始哒~

     医生吐槽说,战斗中鲜少受重伤的卡普,每次都很神奇的因诡异事件发生意外,比如…棘刺鱼卡喉咙,而且不止一次,典型记吃不记打。

     再比如,好奇探身去看洋流,结果倒栽葱掉进环蛇漩涡雷暴等等,正常人绝对会死的险恶海境,救起来以后居然只是吐点水就活蹦乱跳。

     林林总总,反正各种各样在我看来绝对匪夷所思的意外。

     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斯托克斯医生拿行云流水的吐槽给我们一桌吃饭的人加菜,顺便叫卡普中将感慨的回忆当年。

     最后,斯托克斯医生吐完槽又表示,卡普中将是他有生以来见过生命力最顽强的牛人,怎么折腾都不会死简直象九命怪猫。

     …………

     听着细说当年,我唯一的困惑就是…医生你今年贵庚?

     填饱肚子,我放下手中餐具,默默拿眼睛打量坐在对面的斯托克斯医生,从他刚刚和卡普中将你来我往相互揭短的内容当中,我拣出一件令人好奇的事。

     话说,我们医院外科骨干不是五十出头咩?当年我上班开始他已经在医院里,十几年…呃~样貌确实没怎么变化,不过那什么…

     男人过了四十岁都是难以判断实际年龄吧?这么说是我弄错了?按照我的记忆来算,卡普中将,海军英雄成名很久了啊~

     也就是说,医生至少也六十快七十岁了喂!

     静悄悄盯着医生看了好几眼,我默默在心里掐拳,驻颜有术嗯!回头要旁敲侧击下医生的养生秘方,女人嚒~总是比较介意这方面哒~

     …………

     一桌人吃饱喝足,将领食堂这边很快来人收拾,接着奉上茶水,单间里的松快气氛就沉淀下来。

     我看了看始终保持微笑可惜笑意未达眼底的斯托克斯医生,又看了看表面毫无城府的卡普中将,不知怎么心里浮现出一点点不安。

     原本我以为医生拜访老朋友是临时起意,因着先前我得罪两位海军高级将领,同事多年,医生随手想帮个忙而已,可是现在看情形,似乎又哪里不对。

     海军英雄铁拳卡普在马林弗德口碑非常好,这样一个连平民都知道根本没架子的将领,想来是不会觉得和士兵一起吃饭会影响胃口,忽然改主意来将领食堂,除了和医生叙旧,还能有什么事?!

     而且斯托克斯医生…

     想了想,我下意识睁大眼睛,如果一开始就是斯托克斯医生打算好,以复检为借口进入海军本部…

     …………

     分散心思被一记闷响打断,我抬高眼睛悄悄看过去就见斯托克斯医生正收回手,他把我送的装小鱼干的铁罐子搁在桌面上,接着掀了掀嘴角,说道,“前天海军本部来人向我调查确认。”

     “关于海军科学部实习生娜娜对药用草药的认知一事。”

     “她是我的学生,我给出回答。”

     说话时医生的语调显得有些忧郁,“海军本部制度我很清楚,只是…安娜作为母亲,她有权力得知那孩子此刻究竟处于何种境地。”

     娜娜?!我一惊非同小可,“娜娜不是在科学部跟进实验吗?”

     “她每晚都和我通话…”

     等等!我猛地反应过来,瞪大眼睛直勾勾盯着对面的卡普中将,一时愤怒到想杀人,“你们海军对我的孩子做了什么?!”

     我的孩子,我的娜娜…我说奇怪近段时间那孩子每晚都撒娇,没听到我的声音睡不着似的,原来…原来她是遇到危险了吗?

     “我的孩子…海军对她做了什么!”

     …………

     “安娜。”斯托克斯医生声线压得很低,音调里带着安抚人心的沉稳,“所以我们来确认情况,你先冷静点。”

     “我带你来是想向卡普寻求帮助。”

     放在桌上的手慢慢掐成拳头,我努力深呼吸,试图压下快要接近崩溃的情绪,良久,闭了闭眼睛,“抱歉是我失态,焦躁于事无补。”

     长吁一口气,我松开手,将目光对上卡普中将,艰难的扯高嘴角,“能…您能告诉我娜娜发生什么事吗?请…”

     又等了会,卡普中将终于开口,“科学部实习生,调查的是别拉多娜草失窃一事吧?”

     说到这停顿几秒钟,眉心皱了皱,他象是考虑一下才继续说道,“海军内部事务调查,考虑到避嫌,涉及人员交由不相干的驻区宪兵队调查。”

     随即,卡普中将视线平移几度,落在我隔壁座位的海军将领身上。

     这位在场第四人,是当时在综合食堂处理意外事件的鼯鼠中将,先前,来这里的路上卡普中将貌似无意的说他们两个碰巧遇见…

     原本我相信,可惜现在却不会如此愚蠢。

     心里这般想着,我也还是满怀希望偏过脸,哀求的看向身侧这位始终保持沉默的男人。

     对方同样看着我,眼睛里倒是不带任何异样,甚至可以说平和,“调查尚未结束,我无可奉告。”

     许是见我可怜吧?男人笑了笑,缓声说道,“不过,如果只是那位实习生,请放心,她并没有涉及任何不好的事。”

     “是例行询问期间相关人员不得离开本部。”

     他的回答叫我…太高兴了反而不敢相信,涉及孩子,我和每个家长一样方寸大乱,情急当中我探手抓住这男人搁在桌面上的袖子,疾声确认,“真…真的吗?”

     “请放心,千真万确。”男人相当好脾气,连叫我攥紧袖子摇晃都面不改色,仍是笑得温和,“夫人的孩子很快可以回家。”

     …………

     太好了…

     一时大起大落的心情,令得我短时间内无法恢复平静,只能呆愣愣的盯着身边这位海军中将。

     过了好一会儿,外表看起来精悍实际上脾气似乎很好的鼯鼠中将,用他空着的手拿过一杯热茶,轻轻搁在我面前,顺便…往我这推了推,“请别哭,夫人。”

     他看着我,眉宇间透着点无奈,还有浅浅的尴尬,“实在很抱歉。”

     听他这样说,我抬手抹了把脸才知道自己居然…一脸的眼泪,“应该说抱歉的是我。”

     “多谢中将大人您的告知。”

     词不达意的表达谢意与歉意之后,赶忙放开让自己攥得起皱的袖子,垂下眼帘,我盯着这位海军中将的手,“给您添麻烦了实在抱歉。”

     “夫人不必道歉,我可以理解。”他这样回答,停了停,重新开口的语调显得非常正式,“正如夫人所说,海军不会放任罪犯,同样不会诬陷无辜者。”

     “这样我也放心了。”斯托克斯医生的声音里带着如释重负,“娜娜是好孩子。”

     “诶~叫娜娜的小姑娘原来就是你提过的学生啊~”卡普中将打圆场似的开口,“科学部新近的天才,听说很受重视。”

     头一次从海军嘴里听见对我家娜娜的评价,这叫我一下子竖起耳朵,也没心思管自己现在哭得可能非常难看,眼睛也转过去。

     许是同样因为鼯鼠中将的好消息而不必担心各种徇私舞弊,卡普中将的神情又恢复到不着调的波段,咧着嘴,边说边拿手重重拍医生的肩膀,“斯托克斯,你的清高坏脾气也改改啊~”

     “既然是你的学生,这些年怎么都不见你带来让我看看?”

     “如果…”

     “如果你知道,你会把娇滴滴的小姑娘养成只野猴子。”斯托克斯医生斜眼,一副非常嫌弃的样子,哧哼道,“娜娜又乖又聪明,你教坏了怎么办?”

     “而且小时候娜娜身体不好,你的训练方法小姑娘可受不了。”

     卡普中将被噎住一样,睁着眼睛呆滞几秒钟,神色显得泱泱然,“在军校读书身体不够强悍怎么行?老夫的方法哪里不可行?”

     “用拳头说话的粗鲁方式哪里可行?”斯托克斯医生冷冷的反问,顿了顿又恨声道,“单靠拳头可行,科学部为什么存在?”

     …………

     见两位加起来年纪绝对超过一百的男人又一次陷入争辩,我垂下眼帘,斯托克斯医生的决定很正确,虽然将娜娜推到海军高层视线的做法,听上去是给孩子铺就一条平坦大道。

     然而实际上…按照家长的想法,那是另一种意义上令孩子陷入危险。

     这世界太过混乱,守护者阵营危机重重,正义凛然说法谁都会说,真正身体力行去做…作为家长我一定拼死拦着孩子。

     大人遭遇磨难痛苦没关系,孩子却不行,我恨不得把娜娜变成小小一粒藏进保险箱,不让她受到一丝一毫风吹雨打。

     相信每个母亲都和我一样想法。

     能力越大,责任越重。

     这个纷乱不堪的世界,又有哪一位强者的人生不是颠沛曲折?

     我的娜娜只要有能保护自己的力量就足够,即使我没办法干涉她的人生,却始终希望,并且时刻祈求她幸福安稳。

     …………

     “夫人,安娜夫人?”鼯鼠中将轻声开口,打断了我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

     “是?”我集中精神,下意识微笑,“中将大人?”

     鼯鼠中将没有再开口而是示意我看向对面那两位。

     医生和卡普中将已经停止争辩,两道视线,目光炯炯看着我。

     短暂静默过后,卡普中将咳嗽一声,收敛轻松神色变得谨慎,“这么说,药用草药是斯托克斯教的,相反的那部分…”

     “嗯?”我被不着边际的疑问弄得怔住,“什么相反?”

     “牛肉和栗子。”鼯鼠中将淡淡的开口提醒,“两种食物混合能产生毒/素?”

     见我偏过脸,男人的眼神很温和,“第五综合食堂发生意外那位,与夫人指认那位,同样是此番接受调查的人员。”

     或许应该是考虑到内部机密,他边说边神情不豫,象是在选择能够透露的程度,“那两人并非科学部成员,而是上季度科研船出航时护卫舰上的驻兵。”

     “呃~毒/素?”我轻声打断鼯鼠中将,不让他继续犹豫外加吞吞吐吐,“牛肉和栗子吗?”我不愿意深究食堂那两位,因为…已经不是我该管的事。

     结果如何,也与我无关,海军会调查清楚,不是吗?

     …………

     他点点头,我想了想,有些惊讶的回答,“那是每个家庭主妇都会知道的常识啊?”

     闻言,鼯鼠中将呆了呆,挑高眉梢,“常识?”

     “是啊~”我觉得很惊讶,“每位主妇多少都会懂得几个这方面的小常识。”食物的相生相克,每个围着锅台转打理一家吃食的人,多多少少都会知道。

     看了看象是还没缓过神的鼯鼠中将,随后我转头看看一脸惊奇的卡普中将,最后又看看斯托克斯医生,在心里组织了下语言,缓声说道:

     “食材有时候象人的相处。”

     “有些食材天生投缘,烹调时相互融合成为无上美味;有些则恰恰相反,搭配不当会产生不良效果,或者干脆化为毒/药。”

     “比如萝卜减低绝大部分药用草药功效。”

     “牛肉和栗子会令人剧烈呕吐。”

     “土豆与香蕉一起导致皮肤色素沉着,也就是雀斑。”

     “维生素c还原虾类软壳食物携带某种物质,进而生成毒/素。”

     …………

     扳着手指一样样点数,我的视野里,两位海军将领同时露出非常…不可思议的表情。

     对此,我表示有点无辜,因为真的是‘常识’,美容小常识,食物小常识,甚至包括药用草药小常识,来自信息大爆炸时代,我当然知道。

     每个掌勺的一家之煮多少都听过,不然随便混一锅煮吃坏家里人肚子怎么办啊?至于这个世界是不是我就不知道了。

     “耶~安娜夫人真是博学。”

     诡声诡气的声音斜地里横插/进来。

     这说话声是…我停下来猛地扭过头,却见单间门不知什么时候叫人悄悄推开一线,黄猿大将又一次神出鬼没站在门外。

     室内众人注意力集中过去,立在门边的男人掸掸衣袖,神色漫不经心,“原本想来问问,科学部成员的调查进入尾声,我手下几个可以回去了吧?”

     “没想到听见很不可思议的东西呢~”黄猿大将语调莫名拉得很长,藏在深茶镜片下方的眼神若有似无从我脸上移开,“安娜夫人温柔博学,鬼蜘蛛眼光不错。”

     嘴角微微一抽,我抬手扶额。

     因为黄猿大将挪动他那双尊贵的脚往里走,身形一动就露出后边另外一个人来,单间入口不大,门也只开一半,鬼蜘蛛中将被他高瘦身躯挡住。

     后登场两位将领象是带着某种…不受欢迎的气场,黄猿大将的出现让室内压抑几分,鬼蜘蛛中将则是导致我隔壁座位的海军将领整个人炸毛一样气势徒然绷紧。

     不过他们象是没发现,自顾自闯进来。

     黄猿大将慢慢悠悠晃到桌子一处斜角位置,站定后曼声笑道,“耶~鬼蜘蛛你难得开口想替喜欢的女人做点事,结果慢了一步啊~”

     “安娜夫人有强大的追求者,我麾下那小天才,行情也不错。”

     对上我惊悚的视线,一脸诡谲笑意的黄猿大将和黑着脸的鬼蜘蛛中将,两人表情对比起来实在不知如何形容。

     “原本也没什么干系,调查才开始,我的耳朵就不得清净。”黄猿大将象是确有其事一样抬手拿尾指掏耳朵。

     半晌,掏完耳朵,又吹了吹指尖,最后他撩高眼皮,“鬼蜘蛛和弗里茨,一位中将一位准将,安娜夫人魅力非凡。”

     “现在看情形似乎还不止?”

     隔了会,这位不说人话的海军大将眼神绕过室内一圈,也不知误会到哪里去,浅浅勾起的唇稍,笑意半嘲半讽,“不过也难怪,连我都快动心呢~”

     …………

     眼角重重一颤,我保持着‘你说啥风太大我听不清’的表情,默默僵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