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杀恶仆
    叶曼荷虽然是个老姑娘,但也是清清白白的黄花大闺女,这汉子后面还有四个在虎视眈眈,落入他们的手中,简直生不如死,在清白与生死之间,她到底还是做出了最坚决的选择!

     “啊!”

     那汉子任是如何狠辣,脖颈被死死咬住,也是惊叫起来,这一口咬得很深,而且叶曼荷根本就没有松口的意思,那汉子拼命一挣,一大块皮肉被扯了下来,鲜血喷涌而出,他想要一拳打死叶曼荷,但看着叶曼荷冷笑着在嚼着他的血肉,他的心头顿时惊骇起来!

     身后的四名汉子看到这一幕,也是惊呆了,经过了短暂的愕然之后,其中一个挺身而出,吐了一口唾沫,从腰间抽出了牛耳尖刀来!

     “竟然是个疯婆子!杀了一干二净!”

     叶曼荷见得对方抽到出来,也是拼命往后退,刚挣扎着站起来,对方的刀子已经捅向了她的腹部!

     “哼!”

     那汉子冷哼一声,刀尖贴着叶曼荷的皮肉,停了下来,因为这个垂死挣扎的老姑娘,用双手死死抓住了刀刃!

     鲜血汩汩流下,叶曼荷痛楚钻心,然而发自本能的求生欲望,将她的潜能全都激发出来,没有被逼入绝境之时,谁也不知道自己能够坚强到什么地步。

     那汉子也被叶曼荷的强韧和不屈给震慑了片刻,继而勃然大怒,手臂上的肌肉如虬龙一般隆起,而后用力往前顶,刀刃切割肌肉的声音让人牙酸,叶曼荷却宁死不退!

     眼看着刀尖即将入腹之时,叶曼荷只觉后背卷起一股微风,一道身影已经从她的身侧冲出来,嘭的一声闷响,汉子往后倒飞出去,双脚在地上犁出一道道痕迹,连退一丈有余,这才站稳了下来。

     见得有人来救,叶曼荷终于松懈了下来,恐惧,疼痛,愤怒,麻木,种种情绪如潮水一般涌入她的脑海,似乎要将她的头给挤爆。

     然而她极力保持着清醒,因为她要看一看,那个挺身而出,救她的人!

     她的后背一暖,充满了男人气息的身体已经贴在了她的后背上,一只温暖宽大的手掌,轻轻蒙住了她的眼睛,而背后男人的另一只手,则从她的腰侧了伸出来,温柔地接过了她手中的尖刀。

     “嘘...闭上眼睛...”男人的声音很轻柔,也很熟悉,充满着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叶曼荷的眼泪终于无声地涌出来,却拼命地坚强着,没有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

     “找死!”

     那些恶徒叫着骂着,脚步声极其沉重而混乱,似乎已经冲了过来,叶曼荷只觉自己如风暴之中的羽毛,如同身后男人身上的一件轻袍,任由男人随意摆布。

     “噗嗤!”

     她听到金铁相击的声音,听到刀刃刺入血肉的声音,听到血柱喷涌出来的兹兹声,听到敌人倒地的声音,她的视界是黑暗的,但却能够感受到天旋地转。

     她感受到男人并不厚实的胸膛,紧紧地贴着她的后背,她没有心思感到羞涩,只是觉得很安全,她听到男人的心跳声,却感受不到他的呼吸!

     当她第五次听到”噗咚“的重物倒地声之时,男人的动作停了下来,叶曼荷也终于感受到了他的呼吸,绵长而细腻,如细水长流,并无剧烈战斗之后的粗重喘息。

     “哇呜呜!”

     当危机解除之后,叶曼荷终于痛哭起来,背后的男人没有丢开沾满了鲜血的刀子,只是轻轻地环住叶曼荷的腰肢,让她坐了下来。

     他的双腿环住叶曼荷的身子,如同避难的港湾,他的唇和高挺的鼻子,就抵在叶曼荷的脑后,左手却一直捂住叶曼荷的双眼,没有任何放开的意思。

     “嘘...安静...安静...”

     男人的声音似乎充满了魔力,叶曼荷慢慢止住了哭泣,似乎那个声音能给她莫大的力量和勇气,似乎听到这个声音,她就能够无所畏惧地面对黑暗的世界。

     “你听...”

     她听到了溪流的声音,听到了芦蒿随风沙沙作响,她听到背后的男人哼着一首低沉的曲子,古怪却好听,声音轻柔如风,而后慢慢地渗透到她的耳朵,她的灵魂,而后她慢慢听到了歌词。

     “那天的黄昏有点远...蒙蒙的水边...有蓝色的蝴蝶...画着翩翩的弧线...夕阳如血...彼岸的花开得妖艳...湖水似镜...城外的蝶终于飞得疲倦,姑娘啊,让我带你回人间...姑娘啊,请你站在我后面...”

     叶曼荷听得似懂非懂,这曲子韵律怪异,词虽然直白,却又听不太明白,但她觉得,很好听。

     男人的呼吸变得越来越细长,歌声也开始含糊不清,身后的男人慢慢靠在了她的后背上,她感觉后背又温暖又湿润。

     后背的衣服变得潮湿粘稠,她终于醒悟过来,将男人捂住自己眼睛的手拿开,当她扭头的那一刻,看到了一张苍白如纸的脸。

     “君邪!”

     鲜血已经染红了君邪的衣服,有恶徒的血,也有他自己的血,那五个恶徒早已气绝于地,血肉模糊,无法辨识,君邪如断了线的人偶,软软地靠在叶曼荷的身上。

     她不再害怕,伸手抹了抹眼泪,受伤的手,抹了一脸的血,她笑了笑,在君邪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而后吃力地背起君邪,朝天阳城的方向走,鲜血滴滴答答拖了一路,而她口中却轻声地唱着。

     “姑娘啊,让我带你回人间...”

     一点残阳如天上仙人的朱红笔尖,将人间山河都描绘成了血红之色,西溪的某处河滩弥散着浓郁的血腥气,不知名的归巢鸟儿,呱呱怪叫,而后停在一座坟头的残碑之上。

     赵梦璃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这些贪色的鬼,这么久了,怎么着也该轮完了吧...”口中骂着,她心里似乎又有些羞涩。

     虽然她与萧云有过极为亲密的举动,但最后一层纱却仍未揭破,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十五六的少女,平素里性子开朗跳脱是一回事,但并不代表她不知羞耻。

     然而她并没有意识到,她会为这些人轮流羞辱一个无辜的两家姑娘而羞涩,却没有对这个姑娘产生半分的怜悯和不忍。

     因为在她的心里,她在云上,而叶曼荷则在泥里。

     虽然果决狠辣地派人羞辱叶曼荷,用以报复君邪之时,她眉头都不皱一下,就像心硬似铁杀人如麻的女武者,可她在家却不过是个习惯了骄纵的千金小姐。

     天黑了,作为千金小姐,她是会怕黑的,特别是护院们都没有在身边的情况下。

     眼看着红霞慢慢地黯淡了,再不回去城门就要关了,她也着急起来,顾不得太多,提起裙裾,快步往护院那边的方向走去。

     因为害怕听到叶曼荷的惨叫和那些男人们的声音,她走开得很远,此时去寻找那些护院,才后悔自己不该跑那么远,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要收拾那老姑娘,为何连靠近一些的勇气都没有?

     “赵梦璃你真没用!”她骂了自己一句,而后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河滩上,芦蒿的叶子在她的手脚上划出浅浅的印子,被汗水一沾,刺刺痒痒的,她觉得很是烦躁了。

     好在已经不太远了,只要穿过这片芦蒿,就能够到达了。

     她从未吃过什么苦,对于她来说,今天走这段路,应该是这辈子最辛苦的时刻,然而她心里是开心的,认为值得的。

     当叶曼荷成为残花败柳中的残花败柳,她倒是要看看君邪还会不会与叶曼荷嘻嘻笑笑地并肩而行。

     然而当她拨开最后一片芦蒿叶之后,她在一瞬间停止了呼吸,脑子里空白一片,一股凉气从她的脚底板涌上来,沿着脊梁骨刮起一路的鸡皮疙瘩,而后冲上头顶,炸开微微的电流,使得整个人都僵立在了原地!

     晚霞的余晖之中,一身是血的君邪,背着沉沉睡着的叶曼荷,一步一步艰难地走着,他身上的血迹凝固了一半,像鲜活的印泥,他也第一时间看见了惊愕在原地的赵梦璃。

     叶曼荷头部被打了一拳,脸颊红肿,口鼻流血却无大碍,双手也只是皮外伤,如今缠着碎布条,并无生命危险,然则她毕竟惊吓过度,而后背着君邪走了一小段路,便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君邪醒来之后,撕碎袍子,替叶曼荷和自己稍微包扎了一下,也就只能背着她,慢慢地往回走。

     以他们眼下的状况,想要在城门关闭之前回去,应该是不太可能的,为今之计,只能找个地方暂时安顿下来。

     然而他没想到,能够在半路,遇到赵梦璃!

     早在午后他与叶曼荷打了招呼之后,便发现了赵梦璃那群人,只是叶曼荷并未察觉,君邪隐约举得不太对劲,与君玉珏简单说了几句,便悄悄跟了上来。

     那五个护院身手并不弱,自己却是没有修炼的,虽说比常人要强上不少,还有有些吃力的,君邪担心会被发现,跟得远了一些,待得跟上去,却发现赵梦璃往回走,还以为她就此离开,没想到她居然在远处等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