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邪魔的王——库尔
    在万物诞生之前,世界还是一片混沌,之后,苍诞生了,于是有了天,苍掌管天,将轻的向上升起,浑浊的积累下沉,便诞生了弭。

     弭将浑浊的收集起来,在一片汪洋中升起土地,他便于土地上行走,种植花草树木,使山脉拔地而起,使水流灌溉土地,而最浑浊的,便被弭深埋地底,这些浑浊的东西中最浑浊的一部分,诞生了库尔。

     库尔是这个世界上最早诞生的邪魔,那时苍与弭都忙于对新世界的改造,并未发现库尔的存在,后来苍因为寂寞使穹诞生于云朵,库尔蛰伏在深渊中瞧见穹的美貌,便借苍出行的空隙将穹掠夺至自己的深渊,那里已经成为库尔的王国,所有腐朽的,死去的,邪恶的,都在那里诞生。

     苍在归来后发现穹被掳走,便跟着库尔留下的足迹来到深渊,发现深渊中尽是死物,便决定将这一切抹去,以防自己所深爱的世界遭到污染。

     但这里是库尔的领地,苍的力量受到限制,在无尽邪魔的围攻下,苍不得不退出深渊,于是,苍请来弭与自己一同抵抗库尔,苍用雷电铸造了一柄无坚不摧的长矛,又收集云朵铸造了一面可以阻挡任何攻击的盾牌,而弭则使用自己种植的树木枝叶制作了一支弓箭,苍在前方抵挡攻击,弭在后方给予支援。

     两人这样一路来到库尔的殿堂,此时穹已经被深渊腐化,她的身躯已经化为苍白的骸骨,唯有脸和胸脯还保有人形,库尔坐在自己的王座之上,而穹则被铁链锁在它的王座旁,正用恶毒的目光盯着在场的所有人。

     盛怒的苍和弭迎上库尔,苍掷出自己的长矛,库尔则用巨石还击,最后,库尔被苍的长矛刺穿了心脏死去,弭用自己的力量为穹治愈创伤,虽然身上的伤已经痊愈,但心中的伤却无法消弭,她从被掳到深渊开始,便受尽库尔的折磨,内心早已被怨恨与痛楚侵蚀,已和所有深渊中的邪魔一样,无法走出洞窟面见温暖的阳光。

     这是我们所得知的,流传下来的关于库尔与幽冥女神穹的传说,但也仅仅是传说,而我之所以将这个传说记录下来,便是为了让后来者能得到一个相对完整的文本,并且,对其中的诸多疑点找到一个相对正确的解答,按照弭的祭司的说法以及弭的信徒的证实,弭是拥有治愈所有创伤的力量的,也就是说,以弭的力量,应该是可以治愈内心受到侵蚀的穹,但弭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和苍一同离开。

     两人最后迎娶了太阳女神和月亮女神作为妻子,在传说中两人与穹的关系都有些暧昧,甚至穹在统治幽冥的日子里,也得到过苍与弭帮助,这些是库尔的信徒作为对穹不忠的控诉时诉说的,应该属实,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穹掌控幽冥,其中就有苍与弭的授意呢?

     我们生活的年代是幸运的,因为在现在看来,穹的祭司与使徒们与苍和弭的祭司及使徒们是势不两立的,这种对立的状况在很早就已经形成了,而在那个年代,说出上述那样的话的我,恐怕早就被抓去祭祀三位神明了。

     但后来者,请一定记住,我们是真理的追求者,任何困难与阻挠都不能阻止我们探求真理的步伐,我们是人类,迟早都会死亡,但我们的终点并不会是苍的殿堂,也不会是穹的监狱,而是回归万物的思绪,一切开始与终结之地。

     最后,虽然我不想再提起这件事儿,但还是不得不说,或者说不得不记录下来,这是我的本分,也是我们的职责。

     信仰库尔的邪教徒现在还遍布世界的各个角落,其中不论是在残余的龙,巨人,人类,还是在已经极少见到的光明精灵,黑暗精灵,矮人,异变体,都或多或少受到一些侵蚀,最令人感到不安的是,他们潜伏的非常完美,就连祭祀活动都被削减到最简单的几个姿态,使人非常难抓到他们。

     用他们的说法,只要阳光下还存在阴影,库尔便会归来,用我们的理解,应该是说只要万物心中还有罪恶,库尔便不会死亡,但谁知道呢?现在幽冥已经被穹完全掌控,苍正俯瞰着大地,就算库尔归来,它又能躲到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