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罪恶之城3)第11节:感今惟昔
    (☆前言:为了方便读者们观看,从这一章开始,所有复杂的英文对话将以中文形式出现)

     来到一扇黑色的大铁门前...两人停住了脚步“砰~~~嘣~~~砰”枪声时不时从城里面传了出来。

     “这扇黑色的铁门就是你所说的...旧城区的入口?”凌雪的声音有些颤抖了起来,对于一个在文明城市里长大的人来说...听到枪声后带来的这种反应是正常的。

     鸣诚拿出一根烟点着抽了起来“嗯~你先不要靠近...我们等车来”。

     “等车?铁门旁不是有辆的士吗?”凌雪伸手指了过去。

     “呵呵...那种车我可不敢坐哦,还记得在船上时我有和你说过圣安那普拉这座城市的事吗?”。

     “嗯...”凌雪点了点头。

     “在旧城区里...只有3种交通工具是安全的,不管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都不会成为攻击的目标,一是特殊部队管理区里的车子...二是医院的救护车...三是...”正当鸣诚要继续说下去时...一辆黑色的1962款道奇达特(dodge~dart)停在了他的面前,动机盖上印着一个很大的十字架“哼~三是...教堂的车”。

     凌雪看着停在眼前的这辆黑色轿车...好奇地问道“为什么教堂的车也不会受到攻击?”。

     “谁知道呢~或许他们害怕攻击了上帝的信徒后...不能再去祈祷吧,又或许....”鸣诚把烟丢在地板上踩灭后...往黑色轿车靠了过去,这时黑色轿车的车窗摇了下来,一把暗酒红色的枪从里面伸了出来...枪口对准了鸣诚。

     “啊...不要啊”凌雪看见有一把枪正对着鸣诚...双手捂住嘴尖叫了一声,然后迅跑到鸣诚跟前...抱着他...背对住枪口...害怕得全身抖。

     “雪~没事的...放心吧”鸣诚显得一点都不紧张...他抚摸着凌雪的秀轻声...毫不在乎地继续说着“又或许...教会里的这帮修女们比他们更残忍...更暴力”。

     “哈~哈~哈...这就是你现在的女人吗?鸣诚~呃~不对...既然你选择再一次回到这个地方,那我现在应该称呼你为『osiris』才对吧...你说是吗?”一个带着墨镜...身穿黑色修女服的修女从车窗里把头探了出来。

     “艾琳~你依旧没变呢...还是这么调皮...还有...”说着说着鸣诚突然脸色一变...他看着艾琳手上的枪“是谁允许你拿我的『沙~漠~之~鹰』(一种射o.357马格南左轮手枪弹的半自动手枪)”。

     “呵~别生气嘛...还不是因为听到圣母说你要回来”艾琳冷笑了一声“你应该知道的...在这个地方...没有它(手枪)即便是你...也会或多或少觉得没有安全感吧,我是特地拿出来交给你的...拿去吧...子弹已经帮你装好了”。

     “哼~那还真是谢谢你哦~(づ ̄3 ̄)づ~这么为我着想”。

     “哼~我只是怕你刚回来就死在路边而已,好了~上车吧...有什么等到了教会再说”艾琳把枪交给鸣诚后...摇上了车窗。

     凌雪看着一直在交谈的这两人,身体顿时放松了下来...心想‘原来这他们两个认识啊’。

     “雪~走吧...我们上车”鸣诚打开了后排的车门叫道凌雪。

     “嗯...”凌雪微微地点了点头“来了”。

     车沿着海边的公路来到了一个很大的教堂园区内...之后停在了一间只有一层楼的小木屋门前。

     “你对这个还有印象吧...你的房门钥匙,你走了之后我一直替你保管着...拿去吧”艾琳把钥匙交给了鸣诚“晚点你们直接到教会的餐厅用餐吧...圣母在那等着你”说完...她便开着车往旁边的阁楼开去了。

     看着已经驾车离去的艾琳...鸣诚低声细语地念道她的名字“艾琳...”。

     ...

     打开了房门...里面非常干净...几乎一尘不染,客厅和卧室没有阻挡的相连在一起...家具也都很齐全。

     凌雪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走进这种小木屋“乐...这间木屋是教会的客房吗?”。

     “不是...这是以前我和艾琳住的地方...是我在这的老房子”鸣诚来到厨房打开了冰箱“哼...这些啤酒应该是艾琳喝剩的吧”。

     “艾琳?是刚刚那个女孩子吧...她和你是什么关系啊”凌雪不禁好奇得问道。

     鸣诚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打开盖喝了起来“她(艾琳)和我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死党兼sex~partner”。

     “sex~partner?”凌雪在听到这个词后...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吃醋了,她转身...来到鸣诚的身后...不停地用双手拍打着他的背“你混蛋...死变态”。

     “好了~好了~都是以前的事了,再说了...是你自己说想要了解我的过去,现在才这么一点...你就接受不了了?”从鸣诚的语气中可以感觉得出...他似乎有些失望。

     “哼~你老实告诉我...你对她(艾琳)有没有别的感情?”。

     鸣诚回头看着凌雪“什么别的感情?你说的是男女之间的那种?”。

     “嗯...”凌雪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她微微地点了点头“就是男女之间的那种”。

     “实话实说~没!我们有的只是友情...如果说有更深一点的话就是兄妹之情”鸣诚几乎是没有经过考虑直接一口说了出来。

     然而凌雪还是有点质疑“我能相信你吧?”。

     “你必须得相信我啊...如果我想说谎的话,就没必要带你来到这个这么危险的地方了”。

     “好吧~我相信你....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从现在起...结束你们的se...sex~partner关系”凌雪害羞了...一圈又一圈的红润浮现在脸上。

     “啊~不是吧...你还真吃醋了?”鸣诚心里有些莫名其妙的高兴了起来,他真的没想到这个女人如此得在意他。

     见鸣诚没有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于是凌雪撒娇起来...追问道“你到底答不答应嘛?”。

     “好~好~好...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了还不行吗?不过话又说话来...两年前我离开的时候,这种关系早就已经结束了,如果说我真还有什么不舍得的话...当初就不会离开这里了”鸣诚扭头看着窗外既熟悉又陌生的景色“来...我带你拿行李进卧室放好先”。

     “嗯...”既然鸣诚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凌雪就没再继续和他讨论这个话题。

     ...

     卧室并不大...里面只有一张~1米8宽~的床和一个小衣柜。

     凌雪看了看忍不住问道“只有一张床啊?”。

     “是啊...怎么了吗?”。

     “那我们怎么睡啊?”。

     “呵~呵~哈~哈”鸣诚阴阳怪气地笑着“hi~o(* ̄▽ ̄*)ブ当然是和我一起睡啦”。

     听到鸣诚这么一说...此时的凌雪不禁一脸通红害羞了起来“死开啦...死变态....”。

     “咦~~不是你说要做我的女人嘛?”鸣诚再一次失望了...不过这一次是另一种失望...一个变态的失望。

     “还没到时候啦~你不是说了吗...要等我完全接受了你的过去之后...你才会接受我对你的爱吗?”。

     “哈~哈~哈...”鸣诚既无语又开心地大笑了着“逗你的啦~你睡这...我睡客厅的沙”。

     “哼~讨厌~你除了会欺负我...还会干嘛”凌雪撅起了嘴...不再理会鸣诚,她走进卧室...将行李箱拉到衣柜旁...开始整理了起来,然而很不巧的是...这时她看见了衣柜面上摆着的相片“鸣诚...相片里的这几个人是谁?”。

     “该死的艾琳...多管闲事”鸣诚脸色变了...显得有些悲伤,他并没有好好地回答凌雪的问题“这个迟点再和你说,快点收拾好行李...我们还要去教会用餐呢”说完...他转身走出了卧室。

     看着鸣诚离去的背影,回头再看看相片里和他相拥在一起的两个女人,凌雪或多或少知道她们是谁了。

     鸣诚走到木屋外的栏杆旁...点起了一根烟抽了起来,他看着碧蓝的天空...自然自语地说“我回来了...再次回到了这个我们一起生活过的地方”。

     ...

     简单地收拾好东西后,两人在园内的草坪上慢慢地走着...来到了教会阁楼的餐厅。

     “你们还真是慢呢...等得我都快饿死了”艾琳大声地说道。

     “osiris吗?好久不见了,我真的没想到你还会再次回到这个地方”这时一个女人从阳光阴暗的地方缓缓地走了出来。

     鸣诚伸出手...挽住了站在身旁凌雪“回来几天而已...我只是想带她来看看我以前生活过的地方”。

     “呵呵~如果娜塔莎(natasha)和美惠(miho)能见到你现在的样子...我想她们应该也会为你感到高兴”女人转过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好了~你们也坐到位置上吧...开始吃饭了”。

     凌雪看着这位压迫感很强的女人...不禁好奇地扭过头问鸣诚“这个霸气的女人是谁啊?”。

     “那就是圣母...我的恩师...前海军6战队最高指挥官...上将军衔,小的时候...就是她把我带来这座城市的”。

     凌雪听了鸣诚的这番介绍后...显得非常惊讶,这并不奇怪...这么高的军衔加上如此强烈的气场,想不惊讶都难。

     鸣诚来到餐桌旁...为凌雪拉出凳子“雪~我们坐吧...有什么吃完饭再说”。

     “嗯~”凌雪微微点了点头。

     ...

     教会吃饭的规矩是非常严格的...不允许用餐期间说话。

     ....

     没过多久...享用晚餐的时间结束了,修女们开始收拾桌面上的餐具,这时圣母忽然开口说道“你打算什么时候过去”。

     “明天”鸣诚说话的时候...眼睛并没有看着圣母。

     “需要我为你准备点什么吗?”。

     “一辆车...一瓶马爹利”。

     “车我会准备好给你...酒你自己去F1uoresnett~bar(荧光酒吧)找菲利斯要吧,听说你要回来...她就迫不及待的想见你”说完...圣母起身离开了。

     转眼间...整个餐厅里只剩下了鸣诚、凌雪和艾琳3个人。

     鸣诚离开座位...站了起来,此时的他目光移到艾琳身上“你怎么还在这...难不成你要送我们过去吗?”。

     “我只是想跟着过去喝一两杯而已...你别太自作多情了,在门口等我吧...我去开车”说完...艾琳也起身离开...走了出去。

     见艾琳已经不在...鸣诚便看着凌雪嘱咐道“雪~你听我说...等会你把我给你挂在脖子上的吊链拿出来放到胸前...不要塞在衣服里面”。

     “为什么呢”凌雪有些不理解。

     “因为在这座城市里不管是谁,凡事看见戴着这两条吊链的人...都会离得远远的...不会轻易地靠近...更不会任何情况下攻击链子的持有人...能绝对保护到你的安全”。

     凌雪将吊链从衣服里面拿了出来...又再次看了看“这两条吊链是刚才圣母口中所说的..娜塔莎和美惠的吧,吊牌上还刻着她们的名字呢”。

     “嗯..是的...详细的明天我一定会告诉你...包括我的一切”此时鸣诚的语气中...隐隐约约地带着一丝忧伤。

     凌雪是个懂事的女孩...她没有再问,因为她能感觉得出...鸣诚这一刻的心情“好的~我知道了...到时我一定会好好听你说的”。

     交代完凌雪事后...两人也离开了餐厅,艾琳的车早已停在了门口,上车后3个人往旧城区的荧光酒吧奔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