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傀儡皇帝(5)
    宫廷之中的女仕出身贵族,服侍皇族对她们来说是一种荣耀,但这并不代表她们愿意真的变成女佣伺候任何人。

     ——曾经作为“叛神者”被驱逐出贵族行列的爱德华显然在“任何人”的范围。

     眼见爱德华抱着小皇帝起身,熟门熟路的向浴室走去,即便心中觉得不妥当,碍于礼仪,女仕们仍旧没办法阻拦。

     她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小皇帝怕高似的紧贴着爱德华,与他一同消失在门扉后。

     “陛下能放开我的胡子么?虽然很长了,但被用力扯着还是很疼的。”爱德华垂眸看着不嫌脏贴在自己身上的男孩,低声提出要求。

     林君新奇的又对着胡须拽了拽,才放开手:“头一次看到你留胡子。”

     “陛下没见过我几次。”爱德华冷淡的开口,对小皇帝亲昵的语气没有一丁点反映,显然不为所动。

     林君讪讪的闭上嘴,错过了爱德华眼中一闪而过的笑意。

     可过了没一会,林君再接再厉的说:“你的头发很美……”

     “陛下,您才六岁,即使作为花花公子,年龄也太小了。”爱德华立刻打断了他的话,故意向林君皱起眉头,显露出对此的不赞同。

     蔚蓝的眼睛里倒影着自己年幼的模样,林君瞬间说不出话了——该死的年龄!就算想主动勾引一下,看起来也像是作死的熊孩子在胡作非为啊!

     眼见怀里的小皇帝被自己说得哑口无言,爱德华心情愉快的勾起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他将小皇帝放在桌面上站直,像个忠心的仆从一样垂下眼睛,动作轻柔小心的为小皇帝一样样解除身上的配件和纽扣。林君紧张的屏住呼吸,直到稚嫩的胸膛毫无遮蔽的出现在空气中,他才意识到自己的羞涩根本毫无意义。

     谁会对三头身的萌物有兴趣,又不是变态!

     林君动了动手脚,自己解开腰带,把裤子连同长袜脱掉,蹦蹦跳跳的下了桌子主动跳进温泉之中,这才回身招呼:“进来啊。”

     爱德华动了动手指,脸上显出为难的神情,可他没吐露一个反对的字眼,紧绷着一张脸脱去身上的皮甲,大步跨进浴池里,远远的坐在距离小皇帝最远的位置。

     “浑身上下都要搓洗干净,不准留下污垢——肚脐里面,对,腋下也要洗干净,不然味道会很大的,嗯嗯,还有……下……呃、下面……”林君扫了一眼爱德华真的挂上“尘土”的头发和皮肤,忍不住认真的指导起清洗的重点部位,说了好半天,发现对面人停下动作,这才意识到自己又干了什么蠢事。

     他努力让脸上维持着若无其事的神色,可从头到脚却慢慢被晕成粉红色。

     林君干脆一头扎进水里,爱德华却在下一瞬将他提了出来。

     林君羞恼的抬头瞪向对方,却被爱德华冰冷的眼神吓得不敢动弹,任由对方将自己像只小鸡仔似的拎到高度绝对安全的台阶上坐好。

     “陛下,您吃下去的毒排净了么?”爱德华皱着眉头开口,他与林君面对面坐着,浓厚的气息随着温暖的水汽萦绕在林君鼻尖,让他本就粉嫩的脸色越发红润。

     “手给我。”听到小皇帝的要求,爱德华立刻抬起手臂将少年的小手握在掌心,林君反抓住爱人的手掌,将它放在自己胸口上,笑眯眯的说,“并没有人给我下毒,我只是找了个借口把你弄回来而已。事实上,我希望在你能一直留在我身边,我快死了。”

     几乎覆盖了少年整个胸膛的大手瞬间上移,用力捏住他的肩膀,一把将他拉到自己面前,满面寒霜的说:“陛下,请不要与我开玩笑!”

     “还有十年——我还能活十年。”林君收起笑容,满目郑重的说,“没有人给我下毒,我的身体有问题,活不长。我厌恶被人束缚、安排生活的感觉,所以也不会留下孩子了。我希望死后,将这座王国留给你。”

     林君慢慢凑上前,将脸贴在对面男人胸口上,闭上眼睛聆听着他沉稳的心跳,勾起舒心的笑容,低声说:“我觉得这样的安排非常好。”

     “但我看不出这样的安排有什么意义。”爱德华把贴在自己胸口撒娇的孩子扯出来,拉着他坐在距离自己一臂远的位置上,不让小皇帝能够随意接触到自己。然后,他像是难以忍受恐惧似的迟疑了许久,才将手掌重新贴上少年单薄的胸膛,“心脏的问题吗?我在战场上看过一个年轻的战士,他忽然死亡的时候被怀疑中了巫术,被教廷的人劈开胸膛。他的心脏很大,和一般人不一样。”

     “也许吧,我不清楚。”林君脸上神色没有一丁点转变,像是完全不在乎自己生命的烛火随时可能熄灭。

     他笑着拍了拍爱德华强壮的臂膀,看着窗外明朗的天空,忽然说:“我希望自己死前能看到一个强盛的的国家,没有神棍在我的国土上肆意妄为、愚弄百姓;没有贵族仗势欺人,践踏国民。百姓能够安居乐业,随心所遇的做他们理想的工作,不用被繁重的赋税压塌脊梁。”

     “陛下只要长久活下来,必定能够看到这一点,但十年……太短暂了。”爱德华说着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声音浸透了杀气,“至于教廷和贵族,如果这是陛下您的心愿,三年之内,倾举国之力,我能够带领军队,让教廷彻底在大陆上灭绝。但我,会在您十六岁再开始做这件事情,为了看到教廷覆灭的一天,您一定要好好活着。”

     林君到底还是被爱德华说得找不到回话,停了许久之后,转过身用温泉水清洗起身体——不光爱德华身上脏,按照“出生后只能洗三次澡”的习惯计算,他六年没洗澡了!太可怕了!

     爱德华挑高了眉毛注视着少年的脊背,跟随着他的动作一起清洁身体。

     不负林君众望,当他们俩从浴室离开,两人看起来都白皙了许多——尤其,当爱德华用剃刀将遮住半张脸的胡须清理干净,他比神祗更加俊美的脸庞让林君看傻了眼。

     原来我老攻这个模样也非一般的美!

     看着小皇帝不懂得遮掩的赞叹神色,爱德华再次升起逗弄他的心思,视线忽然落在少年腰腹下三寸:“陛下,有好好清洁吗?”

     耍、耍牛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