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傀儡皇帝(1)
    “陛下,您该起来了,教会派我过来教导您,是为了让您成为一名合格的君主,而不是让我给您当管家的。”中年男人的声音透着一股子冷淡和不耐烦,他不客气的直接掀翻裹着小皇帝的被子,一把将年幼的君主从被窝里抓出来。

     服侍宫廷的女仕完全服从这位中年男人的指示,低眉顺眼的上前,强硬的为小皇帝穿上一身华丽却刻板难受的衣物。

     被他们控制着的少年看起来有点呆愣愣的,没睡醒似的。

     中年男人看着他的模样皱起眉头,厌恶的冷哼一声,像是召唤自己养的狗一样对小皇帝抬了抬下巴,不等他反应便抬脚离开了卧室。

     眼见小皇帝仍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女仕对视一眼,其中一人小声提醒:“陛下,快跟上诺曼神父,早餐前,他会检查您昨天的功课。”

     年少的君王终于像是从睡梦中清醒了时候眨眨眼睛,他转过脸看了看装扮大同小异的两位妇人,扬起柔嫩的小脸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谢谢您的提醒,夫人。”

     女人勾了勾嘴角,脸上严肃的线条柔软了许多,她的视线向四周扫过,确定紧锁的房门内只有他们三个存在,妇人才提着裙摆跪在少年君王面前,姿态优雅的俯首道:“葛德文家族愿做陛下最忠心的仆人与战士,请陛下不要为了自身处境担忧。我们已经与爱德华大人取得联系,爱德华大人表示即使他现在受到教廷的监视,无法从封地归来,仍旧会尽全力保护陛下的安全。”

     “夫人请起身吧,别让被人踩踏过的地毯弄脏了您华丽的裙子,丝带绣的蔷薇花非常漂亮。”他伸出稚嫩的手掌牵起妇人的手掌,像个小大人似的扶着女人站起来。

     葛德文夫人没有松开他的手掌,而是牵着少年向门外走去。

     年幼的君主看着门外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森严守备,眯了眯眼睛,随即,混合了天真和怯懦的表情取代了之前不符合年龄的深沉。

     林君通过刚刚短短几段对话已经得出自己现在的身份——他是历史上著名的“杯赛科特二世”,以幸运和不幸而著称的小皇帝阿尔弗雷德。

     杯赛科特二世,全名阿尔弗雷德·杯赛科特。

     之所以说他著名,是因为他在皇帝父亲被篡位许多次后重新被推上了王座,并且成功作死把自己性命丢掉了。

     这位君主的父亲在征服了大陆后,迅速被最亲近的臣子韦塞克斯发动政变杀害,而韦塞克斯的表亲西吉贝尔紧随其后将他谋害,自己取而代之登上王座。同一年,掌握着军队的内森伯利亚又一次发动了政变,将西吉贝尔赶下台,废黜流放,最后,内森伯利亚被“叛神者”爱德华斩杀。

     只有得到教廷认可加冕的人才能成为帝王。

     爱德华藐视神权,从不肯为任何神祗的塑像弯下膝盖,在教廷主动与他联系,希望能用权利腐蚀这位“叛神者”,让他成为王的时候,教廷再一次被爱德华打脸。

     他找到了杯赛科特一世的儿子,以手中掌握的强大军队为后盾扶持阿尔弗雷德登上王座、加冕为王。

     随后,爱德华重新背上自己“叛神者”的名声远走,到达了肯德王国最大的敌人麦西亚王国的土地上攻下硕大的一片领地定居。

     麦西亚国王极为推崇他的义举,竟然不计较自己国土被侵占,诚挚的邀请爱德华成为麦西亚王国的座上宾。

     爱德华做客半年后终于接受麦西亚国王的赏赐,成为了一名伯爵。

     按照正常的历史进程,被教廷神父教养成人的阿尔弗雷德陛下对“叛神者”深恶痛绝。

     在教廷的挑唆下,阿尔弗雷德拼命对“叛神者”爱德华的领地发起冲击,掠夺救命恩人领地上的财富和人口。

     爱德华伯爵被自己扶上皇位的小皇帝反插一刀,咽不下这口恶气,因此,爱德华亲王接受了麦西亚国王的任命,前往攻打肯德王国,将这片占地不大、却异常富饶的土地攻下,令它变成了自己的领地。

     曾经被爱德华伯爵一手扶持登上王座的阿尔弗雷德·杯赛科特,最终死于恩人之手,丧命时,年仅十六岁。

     林君很快接受了“阿尔弗雷德”这个新名字,他忍不住看了看自己完全没长开的小手,默念一声“离死还有好多年”,然后考虑起顾宇晟最可能的身份。

     ——身边全都是高鼻深目的人员,依靠外貌来判断对方是谁,显然靠不住了。

     林君想了许久,对顾宇晟上辈子可能的对象也没有任何概念,只好乖巧的跟在两位女仕身后,来到餐厅。

     在这里,刚刚语气异常粗暴的诺曼神父动了动冰冷的银灰色眼珠瞟了小皇帝一眼,皱起眉头厌烦的强调:“陛下,您的一举一动都代表了国家的形象和教廷的教育成果,请您注意一些,不要站得如此随性。如果陛下一直无法达到教廷的要求,我不得不遗憾的通知您,您永远无法得回对肯德王国的掌控权。”

     林君仰着巴掌大的小脸,可怜巴巴的看着诺曼神父教训自己,心里飘过一句话——太老了,对我不好,肯定不是我家老攻。

     他像是心里很难受似的垂下头,双脚脚尖为难的顶在一块轻轻磨蹭着地面,磕磕巴巴的小声回答:“很、很抱歉,神父,我让教廷为难了。学习内容太艰深了,我不是很明白。”

     诺曼神父带着两道深深刻痕的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冷冰冰的说:“当然了,国王并不是每个都识字,您的父亲就不认识文字,所以,您不会也没有什么令我感到意外的——毕竟,文字是万能的神创造的,而只有被神眷顾的人才有认识文字并且使用它的机会。您要记得,神光沐浴在肯特王国上空,教会才愿意派遣我前来教导您如何使用文字,如果您不珍惜眼前的机会,那么神很快会收回他的恩赐,让你重新变成不识字的野蛮人。”

     眼看着小皇帝被自己教训得头都要窝进胸口里了,诺曼神父心里的恶气终于消散许多。

     他抬手一指餐桌吩咐:“陛下该用餐了。请不要忘记我前些日子教导您用餐的礼节,这段日子以来,您从没有一天能在礼仪不出错的情况下吃完一餐的。”

     “谢谢您的提醒,我会注意的。请诺曼神父一定要在我出错的时候纠正我!”林君走到餐桌主位前坐定,他紧绷着一张小脸,态度严肃得不像进餐,而像是参加一场生死大战。

     诺亚神父心里冷哼一声“土包子”,对侍从吩咐:“给我一小份热汤。”语毕,他举止优雅的落座、摘下手套放置在一旁,然后打开餐巾,放在腿上,又取来另一条餐巾放在左手边。

     林君早就不使用这些古老的礼仪了,他细心的观察着诺曼神父的做法,然后将其重复出来。

     诺曼神父看到这一幕,高高挑起双眉,流露出带着蔑视的惊讶,但他很快整理好自己的情绪,用硕大的汤匙将内容物满满的“热汤”送进嘴里,没几口就将热汤吃光了。

     他视线落在小皇帝身上,果然发现他模仿着自己的动作努力喝汤,可汤匙对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来说实在是太大、太沉了,小皇帝根本没办法抓稳和他手掌几乎一样大小的大号汤匙,盛在汤匙里的热汤晃晃悠悠的很快撒了小皇帝一身,弄脏了他垫在腿上的餐巾。

     “陛下,您进餐的礼仪比昨天更糟糕了,真让人赶到失望。”留下一道轻蔑的视线,诺曼神父冷声对身后的侍从吩咐,“将我的早餐送到办公室来,太恶心了,面对这样的进餐对象,我很难吃进去任何东西。”

     眼见诺曼神父离去,葛德文妇人立刻对泫然欲泣的小皇帝柔声安慰:“陛下,您才六岁,不能很好的握住沉重的餐具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请不要为此难过。”

     林君仰起脸,露出自己好不容易憋红的眼眶,可怜楚楚的说:“夫人,我想见爱德华先生,我还没有感谢过他的恩情。”

     “哦,这……陛下,您应该明白,见面的要求欧罗。无论对您还是对爱德华大人来说都太冒险了。”葛德文夫人迟疑的说,她脸上的神色十分为难。

     “只有在恩人身边,我才能感觉到安全。”林君缩了缩肩膀,不着痕迹的给教廷上眼药,“诺曼神父真的想把我教导成一个文雅睿智的君主么?我觉得教廷的人员已经快要占满官位了。”

     对跟随君主豁出命的追随者而言,没有什么比他们的君王变成傀儡更可怕,林君小声嘟哝的话如同千金重锤敲打在葛德文夫人心上。

     她咬了咬牙,终于松口:“陛下请耐心等待,今天回家之后,我会派人带口信给爱德华大人,如果他同意会面,会来见您的。”

     “好的,夫人,我给您添麻烦了。”林君乖巧的回答,脸上笑容让人心软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