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傀儡皇帝(7)
    “当然是对陛下的夸奖。”爱德华垂眸低笑一声,拍了拍少年头顶,将被他丢到一边的羊皮卷取回来,平铺在桌面上,斜睨着小皇帝询问,“上面的内容,陛下全部认识?”

     林君一下子就来了兴致,两眼闪亮亮的看着他,仰着小脸激动的说:“当然!这有什么难的——你、你不认识吗?”

     “我没机会进入教廷学习文字。”爱德华平静的说,只有在他蔚蓝的眼眸深处才能窥视到一丝内心的渴盼。

     “抱我坐到你腿上,我教你!”林君马上大包大揽的提议,他垂涎不已的想:人生第一次师生恋是我当老师!

     爱德华依言将少年放在自己强壮的大腿上,一条手臂像是怕他掉下去似的环在少年腰间,将少年牢牢的固定在自己怀里。

     林君得寸进尺的向后蹭着贴上爱德华宽厚的胸膛,巴掌大的小脸微微左转,头顶正好枕上男人高凸的锁骨。

     唔,老攻胸肌真不错,不管是靠着、趴着、还是蹭着都弹性十足!

     林君心里嘿嘿嘿的品评着爱德华的身材,却用十分正经的声调对着扭曲的文字讲解起来。

     他力图用最繁琐的方式加大教学难度,跟爱德华多亲近一会。

     感受着不断摩擦着下颚的细软发丝,爱德华悄悄勾起嘴角,享受的眯起眼睛,静静品味着少年全心全意依赖在自己怀中的美妙滋味,时不时故意写错一段文字,让少年握住自己的手掌反复纠正他犯下的错误。

     爱德华微笑的神色中带着迷惑人心的力量,让站在远处的葛德文夫人看得惊奇不已。

     当晚回到家,她在卧室里终于忍不住对丈夫说:“爱德华大人今天和陛下相处得非常愉快,我能看出来,他是打心眼里喜欢陛下的。”

     葛德文先生敷衍的“嗯”了一声,心里却不相信爱德华大人会为了虚无的“喜欢”做什么,毕竟屯驻在国界线上的兵马意味着什么,没人比他更清楚了。

     葛德文夫人看出丈夫心里的敷衍,不满的抽走了他手中正看着的书,提高声音责备道:“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吗?”

     “不,我亲爱的夫人,你说的话,我当然不会怀疑真实性。但我的事情你却不都了解——我只能说,即便爱德华大人很喜欢陛下,对未来又能有什么影响呢?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止大人的决心了。”葛德文先生好脾气的反手拉住葛德文太太的手掌,贴在嘴唇上轻吻了几下。

     他眼里写满了漠然,显然早已不对自己的国家抱有任何忠诚。

     葛德文夫人跟着沉默下来,过了许久,她心情沉重的叹了口气,一脸遗憾的说:“陛下是个很乖巧可爱的孩子。”

     “你不是也说爱德华大人很喜欢陛下么?也许爱德华大人并不介意留下陛下的性命,养一个活人对大人来说很轻松。”葛德文先生意有所指的回答,他勾起嘴角带着点鄙薄的情绪加上一句,“即便陛下需要过精细的生活,对大人来说也轻而易举。”

     葛德文夫人轻轻摇了摇头,迟疑的说:“陛下是男孩子,睿智的人不会留下前朝男嗣。”

     “亲爱的,你想太多了。”葛德文先生说完这话翻身将妻子拥抱在怀里,两人滚进被窝之中,被床帷遮掩了身影。

     同一晚,事情进展程度远远超过葛德文夫妇的设想。

     林君毫无廉耻的抱着枕头跑到爱德华居住的房间门口,仰着下巴对守在门边的卫兵说:“敲门!”

     叮叮当当的敲门声有节律的持续几分钟后,只在身上套了一条宽松睡裤的爱德华开启了门扉。

     原本还挺胸抬头的小皇帝脸一秒钟垂下肩膀,紧紧抱着松软的鹅毛枕头发抖,少年的脚尖轻轻磨蹭着地毯,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写满了无助。

     为了加强效果,林君抖着嗓子说:“我怕黑……”

     守卫的战士们视线瞬间集中在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小皇帝身上,眼睁睁看着他满目得意的连同枕头一起被敬爱的爱德华大人抱在怀中带进屋。

     当房门在他们眼前合拢,侍卫们顿时一阵心塞。

     “一个人睡在被窝里好冷。”林君眼看爱德华抖开另一床被子,果断说出早就准备好的借口,厚颜无耻的表示,“我一直想,要是能有个人抱着我一起睡就好了,这样就不会总是做恶梦了。”

     “……噩梦?”爱德华停下手上的动作,终于将视线落在少年身上。

     林君顺势抱紧他的大腿,拿刚刚经历没多久的古代生活随口道:“是啊,我总是梦见自己自己出现一个异常别致并且华丽的宫殿中,下一刻忽然从一个男人身边消失了。所以,我说我在找那个人。”

     一抹奇异的光彩从爱德华眼中闪过,他沉吟:“原来是这样么?恭喜陛下得偿所愿。”

     “所以你不能把我赶出去——有空一起睡觉啊?”达成了目标,林君借着年龄掩饰提出要求。

     爱德华沉默的上床,侧身躺在他身边,高大强壮的身体遮蔽了全部月光,将他笼罩在漆黑的阴影下。

     他握住少年细瘦的手腕低笑道:“陛下忘记了,我刚刚恭喜您‘得偿所愿’。”

     林君一无所觉的把脸埋在男人怀里,呼吸着熟悉的味道很快进入梦乡,没来得及听到一声饱含深意的“我抓到你了”。

     第二天起,林君奇异的发现总显得与他充满距离感的爱德华变了,无论用餐、阅读、散步或者休息,只要与他分开短短一瞬间,爱德华身上在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都会爆发出强烈的杀气,仿佛他要将世界上一切屠戮殆尽。

     林君噔噔噔的跑到他面前,熟练被男人紧紧抱在怀里,用脸蛋磨蹭着他的胸口,带着一点得意的劝说:“不用害怕,自从你回来了,教廷的人都很老实,他们不敢对我做什么。”

     爱德华勾起嘴唇,低声回应林君:“当然,肯德王国的土地上,教廷已经被我的军队彻底清除了。陛下从今天起再也不用担心他们对您做什么。”

     在林君惊讶的视线中,爱德华将少年抱回卧室,为他换上柔软舒适的睡衣,扶着少年仰面躺在大床上休息,然后,凑在少年眼前继续说:“‘贤者之团’争权夺利的老头子也被我清洗过了——陛下,您满意我为您做的一切么?”

     林君一向相信爱人的做法都是最好了,听到他的话,想也不想直接点头赞同。

     “陛下满意,我非常开心。”爱德华扶着他的手臂向上抬起,林君不明所以的握住床柱,“咔嗒”一声,他的双手被牢牢锁住。

     爱德华亲了亲他的耳垂,低声宣布:“既然我满足了陛下全部梦想,那么,现在到陛下付账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