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TJUXKZDOEA"><details id="WBQYSLT"></details></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诡事
    听到这样的话语,苏青的第一个念头是感到荒唐,但也在转念之间,莫名又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怪异感。她没心思搭理荀月楼,一把拉起伙计就往外走去:“还知道一些什么消息,待会跟我们老爷老老实实交待清楚,报偿绝对不会少你。”

     伙计被她突如其来的一唬间,手里的盆子里洒出了不少水来。待听说有钱可收,他本来下意识挣扎的动作便也顿在了那里,顺顺当当地由着她拖去,一脸赔笑道:“姑娘尽管放心,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到顾渊房门前,苏青因心下急切,一时下忘了敲门,就这样径直推了进去。

     屋里的人闻声看来,两人四目相对,刚解开衣襟的姿势就这样顿在了那里。

     一头青丝没有束起,而是散乱地落在身侧,如水的月色落在他的身上,冲散了不少平日里的难以逼近的冷然,平添让人一眼无法移开视线的魅惑。

     仿似水墨卷轴中走出的画中人,蓦然回首,深邃的眸色足以将任何人顷刻吸入。

     苏青的视线顺着那下颌慢慢落过锁骨,最后停在肌肤微露的胸前,默默咽了口口水。

     手上的力量一松,伙计在诧异下正欲扭过身在,就这样径直跌坐在了地上,水盆坠在地上“咣当”一声巨大的响声,隐隐在一片寂静的楼层中久久回荡。

     “何事。”顾渊眼里的神色片刻间已经收起,仿似未查地将衣衫拉回,不紧不慢地将衣带系上。

     苏青咽下了嘴边的口水,将地上的伙计一把推进了屋里,道:“老爷,图州郡里好像发生了一些怪事,我觉得蹊跷,就带这位小哥一起过来了。他知道的应该更清楚些。”

     顾渊淡淡道:“可是诈尸一事。”

     苏青愣然:“老爷你知道?”

     “知道一些。”顾渊在桌边坐下,抬眸看向被推到跟前来的伙计,道,“细说听听。”

     视线淡淡地落在身上,伙计觉得全身一凉,话语如汩汩流出的泉水,顿时滔滔不绝地倾涌而出:“要从最早说起的话,那该属半年前的事了。当时附近水患极重,死尸遍野,不多时日,城西先有人患上了疫症,渐渐就开始往其他地方蔓延。要知道,当时的物资十分紧缺,一时间又找不到解救时疫的办法,李大人当机立断,就把患病的人都送进了西面泉柏山上的忘尘庵。”

     疫症极易蔓延,那位李大人这样的举动虽说是万不得已,却也等同是断了那些人最后的生路。

     原本烧香供佛的一座庵庙,就这样成了修罗场,难免让人感到有些唏嘘。

     苏青的眉心微微拧起,问道:“当时那些上了山的人,都死了吗?”

     伙计道:“怪就怪在这里!要知道山上一庵的病人,又根本没人照料,这不是摆明都死定了吗?谁料大概过了七天左右,当朝廷再派人上去送粮食的时候,居然发现那些人——全部又突然间病症全无了!”

     “不会吧,病都好了?”苏青有些不相信了。

     “可不是,还真是一个都没死!”伙计挺了挺胸,摆出一副绝对没有撒谎的耿直神情来,却是越说越兴奋,“那些人被接回城后就真的再没了半点病态,甚至比没病时候还要虎上许多。可是,只要一问到在庵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却是个个一问三不知。当时这奇事到处都传遍了,都说是庵堂里的佛祖显灵了。”

     看他始终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苏青忍不住打断他的话,道:“这又跟诈尸有什么关系?”

     “急什么,我不正说着呢。”伙计白了她一眼,道,“后来郡里就又送了一些疫症的患者去忘尘庵,过了几天都是病症全消地回了郡里,除了不记得那些天的事,简直个个生龙活虎。这样的情形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有一天,忽然开始死人。”

     苏青道:“不是说都药到病除了吗,怎么会死人?是疫症病死的?”

     “倒不是疫症,但死的都是从庵里回来的人。”伙计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语调忽然诡异地凉了起来,“最先死的是猪肉铺的茅屠夫,据说当天在炕上还好好的,第二天婆娘醒来的时候,忽然就发现没气了。而且啊,死的样子那叫个慘,全身爬满了蛆虫,仵作来验尸的时候据说里面都已经烂透了,哪像是才死一天的尸体,简直就已经死了快个把月一样。”

     在他凉飕飕的话语下,苏青下意识想象了一下当时的场景,忍不住有些作呕:“那然后呢?”

     “然后?”伙计扯了扯嘴角,仿佛想起了不好的回忆,脸色也微微白了起来,“然后就是个把月前的事了。像是中了什么邪一样,当初庵庙里回来的那些人就一个接一个地都死了,就连死状都是如出一辙。人人都觉得邪门,就上山把那忘尘庵给彻底拆了,再后来仔细一琢磨这事,从仵作推断的时间算,不正对上当时把他们送上山的时间吗?这样一来,那些人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就已经都是死人了。这……不是诈尸还能是什么。”

     “真的是……很邪门啊。”苏青讷讷道,“那些尸体,你可有亲眼看过?”

     伙计摇头道:“哪能啊,光听别人说就感到渗人,谁还能赶着去看。”

     苏青抬头看向顾渊,却见他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过多的神情,忍不住问,“老爷,这些你也都,知道吗?”

     “不知道。”顾渊捻着桌上的杯盏上下掂量着,曼声道,“不过,很有意思。”

     他淡淡地瞥了伙计一眼,道:“你先出去。该打赏的,明天不会少你。”

     伙计一听真有赏钱,两道这些人来时的阔绰,顿时笑逐颜开地退了出去。

     顾渊看着苏青关上房门,抬眸看着她,道:“荀月楼来了?”

     “是。”苏青有些无语了,本以为顾渊有什么要事要说,没想到居然是想起来追问这事来了。

     顾渊道:“明日我们会进图州郡,让他一起吧。”

     苏青原本也在犹豫该怎么提荀月楼的事,没想到顾渊居然主动开口,不由有些惊喜。还没来得及回答,只觉一道清冷的视线从身上掠过,那人的语调莫名低沉起来:“你很高兴。”

     “有荀月楼的帮助,老爷如虎添翼,自然是值得高兴的事。”苏青顺口之际地拍下了一句马屁,心里却是有些犯嘀咕。

     最近顾渊的举动着实有些怪,怪得让她不得不作出一些——匪夷所思的猜测。

     她暗暗地打量这他的神色,脑海里却莫名地浮现出那一晚荒郊野外的情景来,虽然称不上孤男寡女,却免不得双颊微热、脸红心跳。

     以前触碰过那么多的男人,这无疑是最反常的一次,她不知道是不是喜欢,却无法否认自己对顾渊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微妙,却也因为太过于难以把握,而让她有些惶恐。

     如果这样的感觉称之为喜欢,那么——顾渊呢?

     “老爷,如果我和柳姑娘同时掉进水里,你先救谁?”苏青满脑子混沌之间,在一片沉默中忽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顾渊刚送到唇边的杯盏微微一顿,抬头看来。

     这个问题很蠢,而且很幼稚。

     被深沉清冷的视线瞥过,苏青回应过来自己刚说了些什么,脸上不由泛起了一片红霞,顿时有些口不择言:“那,那个……我的意思是说,图州的水患虽然受了控制,但谁能保证不会再次……不对,其实我想说的是……”

     “救你。”低沉地透着磁性,很好听的两个吐音。

     顾渊眼睫微垂,打断了她有些絮叨的辩解,掩下唇角极浅的那道弧度。

     苏青愣住:“为什么要……救我?”

     顾渊道:“芳华水性很好。”

     苏青:“……”

     她竟无言以对。

     顾渊低头抿了口清酒,指尖在桌上敲了敲,忽然道:“那些所谓‘诈尸’的事件,应该跟我要找的那个人有关。到时,或许会发生一些意料之外的事。等进图州郡后,你便跟在荀月楼的身边,绝对不要离开半步。明白?”

     莫名转开又莫名转回的话题将苏青绕得有些晕,几乎要跟不上顾渊的思路。然而,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却是听出了其中的含义,恍了下神,不由问:“那老爷你呢?”

     “我自然有自己的准备。到时候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只要一有危险,你就让荀月楼带上你走,越远越好。”

     桌面在顾渊的指尖敲击下,一下又一下地散发着沉重的音,顾渊眺望着窗外,微散的衣襟垂落在夜色中间,莫名有些萧瑟孤寂的感觉。

     这种无由产生的感觉本不该属于这个男人,苏青眸里的光色微微一顿,取来一件外套替盖在单薄的背脊上,声音几乎只有自己可以听到:“我一定不会干扰到老爷的计划。”

     背脊微微一僵。

     顾渊在片刻的寂静之间眯长了眼,月色落在他的眼睫之间,依稀有些迷离视线。指尖微微一触,下意识有想抚上她的手,却在固定的半空之中停滞过后,最后还是落了回去。

     对他而言,控制住自己,才是不会对身边的人产生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