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TJUXKZDOEA"><details id="WBQYSLT"></details></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威慑
    苏青抱着被褥就这样在外头的躺椅上发了一晚上的呆,待端来脸盆洗漱,一眼就看到两道惨不忍睹的黑眼圈。刚抬头,便见覃姑从跟前慢悠悠地飘过,嘴里念念有词:“年轻人睡眠就如此不好,以后难免人老珠黄,唉……”

     还不就是因为你的关系!苏青额前青筋一抽,在理智反复默念几次“我打不过她”之后,深吸一口气,克制住了上去干架的冲动。

     在房中时就依稀感觉外头有些嚣闹。

     用脂粉盖了盖脸上的疲态,苏青推门走出,才发现一楼不知何时来了一大堆的人,吵吵闹闹地腾满了整个大堂。

     而昨日那个耀武扬威的官差此时正敛着一脸讨好的笑,心虚地搓着手,神态要多狗腿有多狗腿:“没想到居然是两位大人来此公干,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之前多有得罪,还请大人们有大量啊!多多包涵!多多包涵!”

     步羡音把玩着手上的令牌,唇角抿着一丝浅笑:“怎么,府尹大人还没来吗?”

     “来了!下官来了!请王……哎哟!”门外匆匆跑来的人刚跨进门槛没几步,就被蔺影一抬腿,以一个狗吃屎的姿势重重栽倒在了地上。

     蔺影拧着眉心挑了挑眉,道:“老爷一会就下来,不要喧哗。”

     陈有为在这一跤下正感到一阵晕眩,冷不丁闻言,发觉了刚才自己险些口不择言地暴露了摄政王的身份,顿时背脊上就下来了一层薄汗。

     他顾不上失态,跌跌撞撞地爬起来,心有余悸地诺诺道:“是是,是是是,下官在楼下等顾老爷就是。”

     旁边的官差看着自家大人这幅微缩如鼠的模样,都不由暗暗心惊。

     本以为跟前的两位公子已经是京城里来的贵人了,没想到,楼上居然还有一位身份更加显赫的?

     几人面面相觑一阵,都看到了各自眼里的惶恐,顿时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秉着明哲保身的态度,大气不敢再出一下。

     然而他们终究还是低估了顾渊的派场。

     自房门中走出,他一步步走下楼来,到了陈有为跟前不待开口,二话不说,便抬脚径直将人给踹翻在了地上。

     有如一团圆球,陈有为肥胖的身子就这样滴溜溜地一路滚着,最后沉沉地撞上了角落里的柱子。

     一阵沉杂的撞击声之后,最后终于在一片尘土飞扬中停了下来。

     陈有为闷哼几声,只觉得嘴里有了几分腥味。

     全身如同散了架子般痛处难耐,却根本不敢怠慢,庞大的身躯几下扭动后甚是灵活地挣扎了起来,连滚带爬地回到顾渊跟前。

     低着头余光落过跟前的鞋尖,冷汗直流下不跟多吭一声。

     蔺影已经搬来了一条椅子,顾渊坐下,视线毫无温度地瞥了眼毕恭毕敬地跪在跟前的人,唇角微扬:“陈大人,为官多年,这处置事情的手法是倒是越来越高明了。”

     陈有为被他不清不淡的一句话说得心里有些发虚,还好本就是在跪着,要不然腿软下又得一头栽倒在地上。

     落在身上的视线很淡却足以凉到心底,他心里是从未有过的惊疑感,强打起勇气,才敢略显结巴地开口答道:“回王……回顾老爷的话,下官治理水患着实兢兢业业,纵……纵使有不足之处,也实在是力所不能及啊……还、还请顾老爷明察。”

     “哦。”顾渊的语调微微拖长,似笑非笑,道,“看样子,陈大人呈到京城的奏折,想来也同你管制图州一般费心了。”

     陈有为陡地哆嗦了一下,脸色煞白如纸。

     昨夜发生的种种,在职的官差早已向他通传,他自知有些东西显然已经瞒不下去了,只能视死如归地直言道:“老爷赎罪,赎罪啊!实在不是下官要有意隐瞒,这种事毕竟太过怪力乱神,本就是京中禁忌,下官不敢胡乱禀报,生、生怕乱了人心!”

     他之所以瞒而未报,本意自然是怕这些怪力乱神的事但凡传出去,总归会有碍于他的官途。

     然而,当下这番冠冕堂皇的话,却也不是信口胡说。

     要知道,当初顾渊扶小皇帝登基时,手下染上的无数人命中到底藏有怎样的隐晦,很多人虽然不敢在明面上流传,私下却多少都是有些议论的。

     众人皆知当年的腥风血雨是摄政王心中的一根深刺,很多秘事是不为人知也是不可为人知的。

     朝中自从小皇帝登基后,就默认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格外忌讳这种灵怪之事。

     能不被牵扯就不被牵扯,个个都是避之不及。

     陈有为一番表衷心的话落,却见顾渊始终默而不言,心里的惶恐感顿时愈发盛起。

     步羡音晃悠悠地走上前来,颇是礼待地将陈有为自地上扶起,仔细地替他拍干净官服上沾染的灰尘,温声笑道:“陈大人为官向来兢兢业业,我家老爷又怎会不知。只是图州境内发生的事,恰让我们有了些许兴趣,若陈大人可以知无不言,想来可以替我们解开很多困惑。”

     这样的笑如沐春风,陈有为越听,心里的惶恐却是越盛。

     本以为几人只是恰好路过此地,被这些邪祟扰了兴致,这才迁怒于他。但是现在听这话中含义,这些人竟然是为了这些诡事有意来图州走上一遭的,其间的严重性,可就完全不同了。

     他一双绿豆大的眼睛瞥过步羡音的神色,顿时一脸肃穆地道:“诸位想知道什么,尽管问下官就是,下官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若有什么不知悉的地方,也定会派人打听得一清二楚!”

     步羡音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我就知道陈大人的模样长得是蠢了点,但脑子里想得一定比谁都明白。”

     “这种客栈太过简陋,怕是辱了顾老爷身份,还请诸位移驾寒舍,也好让下官尽尽地主之谊。”陈有为听不出他到底是夸是贬,只能汗涔涔地咧着嘴角在那干笑。视线飘过顾渊喜怒不明的脸色,嗓子干涩地强咽了一口口水,若不是整个人始终吊着一口气,感觉自己几乎随时都可以瘫软下去。

     眼见官差们在自家大人的吩咐下,满是狗腿想地奔走安排,苏青在旁边看得叹为观止。以前只听说过摄政王在朝中是如何翻手成云覆手雨,一直不曾亲眼见过,今日看这位府尹大人一副孙子见老子般的模样,这才真真切切领略到顾渊在朝中将是何等的地位。

     楼上的房门打开,荀月楼一身白衣施施然地落入了众人眼中,不自觉引走了大片的视线。

     在万众瞩目中,他的视线似无焦点地落过,最后微风般落在苏青的身上,这才缓缓顿住,便旁若无人地从楼上走了下来。

     这样的出场方式原本已是低调至极,然而在此般徐如清风的姿态下,偏偏让人下意识地要将视线投落在他身上。

     然而,苏青的视线却是透过他,落在了后头那个沉默尾随的侍从身上,眉心微微拧起。

     ——不对啊,昨夜见荀月楼的时候,并没有在他房里看到其他人才对。

     在这样的注视下,原本毕恭毕敬地跟在后头的侍从仿似觉察,也抬头看来。

     视线相处时彼此的神色都是略微一滞,在这样蜻蜓点水般地一触过后,便又低下了头去。

     苏青的眼瞳却是骤然睁大,一惊下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直勾勾地盯着这个化了样貌却依旧可以叫他一眼就认出来的少年,骤然朝荀月楼瞪去。

     荀月楼被她突如其来的怒意惹得有些不解,到了近前,道:“为何生气。”

     苏青被他甚是无辜的语调惹得一噎,瞥眼见顾渊几人已经出了客栈,才压低了声音。虽然已经尽量按捺住了情绪,却依旧难以掩盖语调里中怒气,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质问:“是谁让你把阿莫带过来的!”

     虽然做过了容貌上的掩饰,然而毕竟彼此太过熟悉,她一眼就可以认出自家的小阿莫。而且阿莫向来顺从,若不是受了人怂恿,怎么可能不听她的话好好留在京中等待消息,而突然乔装改扮地跟到了这个地方!

     在她明显表答的不爽情绪中,苏莫抬起了眼眸,神色间露出几分歉意。

     这样的神色落在眼里,苏青的心头不由一软,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待着荀月楼的解释。

     然而等到的只有一句话:“琴心让我带上他。”

     陆琴心。又是陆琴心!如果陆琴心让你去出家当和尚,你是不是也该听话地直接去物色寺庙了!

     苏青刚平缓下的情绪忍不住又是一阵暴躁,看了看神色无波的荀月楼,又看了看甚是歉疚的苏莫,只觉胸前憋着一口气。

     突然不想再说一句话,转身走出了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