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TJUXKZDOEA"><details id="WBQYSLT"></details></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问昔
    两日后,收拾好行囊的苏青走出庭院,在陈府门口撞见已经整装待发的一行人。

     她不由朝着那帘幕紧掩的马车瞥了一眼。

     风微掠过,带过几阵浮动,仿似外面的嚣闹引不起车上那人的半分兴趣,静谧异常。

     “淑姑娘请上车。”步羡音轻描淡写地将她往另外一处备置好的马车处领。

     苏青腻了一会,见顾渊着实没有与她话别的意思,心不甘情不愿地上了马车。没多会,只见步羡音带着苏莫一起上了车,便拿眼冷冷地斜了他一眼便瞥开脸去。

     步羡音面不改色地受了她的这份嫌弃,了然地笑了笑,回头意味深长地对苏莫道:“看起来淑姑娘的心情并不太好,一路上可要小心着些。”

     苏莫看看他,又看看苏青,默默点了点头,余光却依旧不时落在二人身上。

     外头一阵嚣闹,是顾渊一行开始出发前往姑射城了,这边马车一震也开始缓缓前行。

     苏青趴在车窗处往外眺望,看着与另一侧的车队与自己渐行渐远,整个眉心顿时都拧了起来。回头瞥过步羡音那笑眯眯的神色,愈发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地问道:“这两天老爷都怎么个情况?”

     步羡音淡淡地“哦”了声,笑道:“托姑娘的福,老爷该吃吃,该睡睡,这两天好得很。若是非要说有什么不同,倒是经常念叨,要把姑娘早日安安稳稳地送回京城去,也好了一桩心事。”

     她要真能成为顾渊的心事倒还好,然而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王爷大大显然还藏着其他真正的心事呢?苏青默默地翻了个白眼,临闭眼前与苏莫意味深长地交换了个眼神,隐隐挑了挑眉,互相看到了彼此双方眼中的了然,便懒洋洋地躺倒在榻子上倒头就睡。

     之前两人就已经偷偷碰过头,就这种准备在神不知鬼不觉中脱身的伎俩,对他们这种经常金蝉脱壳的人而言,简直驾轻就熟。

     苏青心里早就已经暗暗有了盘算,顾渊不是不想让她跟着他去姑射城吗?那行,她不死皮赖脸地跟着他,而是选择自己以座上宾的身份光明正大地从正门走进去。

     就这样在马车中昏昏沉沉地睡了一路,再醒来,已经又回到了淮洲郡的地界。

     天色已晚,离最近的村镇也尚有一定的距离,几人便在外面搭起了篷子,准备暂住一宿。

     苏莫手脚麻利地捡了些柴火堆到一处,不多会就燃起了熊熊的篝火来。

     步羡音指挥着人将马车上下的东西收拾干净,便令侍卫遥遥地在附近看守执勤。一回头看到隐约攒动的火光,不由地夸了一句:“没想到阿莫的手脚还挺利索。”

     苏莫抬头看了他一眼,点头应了声“嗯”。

     苏青在旁边的草垛子上懒洋洋地坐着,看着这两人的互动愈发的觉得有趣,心里有个想法一跳,已经开口叫到:“步公子。”

     步羡音闻言才将视线从苏莫身上挪开,回过头来,问道:“何事?”

     苏青道:“老爷的后府中年轻才俊甚多,到底是因何入府的,之前又都是何身份?就这事我已经好奇许久了,如今实在是憋不住,步公子能否就圆下我的好奇心,今日在外也是无聊,就给随便说说呗?”末了,又补道:“阿莫也甚感兴趣。”

     旁边苏莫闻言,已经把手中的柴火丢到了一旁,找了个位置安安静静地坐了下来,一脸侧耳倾听的温顺模样。

     步羡音眯了眯眼,终于没像之前那样和苏青打太极,而是施施然地理了理微有凌乱的衣衫,道:“行吧,反正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他的眼睫略微一抬,似笑非笑地抿起了唇角:“淑姑娘应该知道十三庭吧?”

     苏青点头:“当然知道。”

     十三庭的名号,但凡民间任意一个人都不会陌生。

     步羡音道:“然而总是天下人皆知十三庭的存在,却很少有人知道,其设立的地点,是在摄政王后府。”

     苏青有些哑然地张了张最,下意识地差点爆粗。

     从进王府开始,她就一直以为这些如花似玉的美少年个个都是精心选入摄政王府来的面首,现在才知,他们居然是鼎鼎大名的十三庭?回想之前种种,她不由暗暗捏了一把冷汗,还好自己对他们尚算客气,要不然以这些人雷厉风行的手段,她不知道已经该死上多少次了。

     不过话说回来,顾渊能留这么多“美色”在府中而屹立不品,实在真是——难得啊。

     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些少年郎,不论哪一个从头到尾看下来,都不像是个寻寻常常的良家少男。

     步羡音读出苏青神色间的诧异,了然她想法般地轻轻一笑,道:“其实我们也并不知道来王府之前经历过什么,只是听说当年是王爷将我们一并救出的,若没有王爷出手,我们恐怕早就已经死于非命了。然而这些都不重要,其实只要入了十三庭,我们也无需清楚自己以前的身份,只要知道自己对王爷的忠臣,这便够了。”

     苏青没当到竟然是这么一个答案,如果连步羡音本身都不记得以前的事,恐怕要想从他身上得到一些身世线索就成了不可能的事。

     她悠悠叹了口气,无意中一抬眸,却留意到苏莫闻言后眸里的神色微微一晃。这样的神色让她的思绪不由一荡,想起一件事来,心口忽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来。

     ——当年她在溪涧之间救下昏迷不醒的苏莫时,好似,他也已经没有了原先的记忆。

     鉴于有一模一样的一张脸,对这两人的关系,她从来没有怀疑过,而此时将只言片语里的含义连在一起细下想来,却是莫名地有一种契合。

     也许当年,就在苏莫昏迷之前,他们两人本该是在一起的,然而到底是经历了什么事,才能让那么多少年郎好端端地都没有了记忆呢?要知道,当年他们应该尚不足十岁才对。

     步羡音似是对他们的沉默很满意,笑眯眯地勾起了唇角,语调悠悠:“这身世虽然说不上苦大仇深,但也绝对有些凄凉,淑姑娘难道就不说些安慰性的话语?”

     苏青被他的话语拉回了思绪,抬头看了一眼,淡淡地问道:“你需要吗?”

     步羡音在她的反问中神色微微一滞,唇角缓缓勾起:“不需要。”

     一天的奔波下来,多少都有些劳累,随便弄了些粗粮充饥,各人便在铺好的草垛子上休息。

     前头的话题结束,一时间没有人开口再说什么,而是自顾自地盯着无边的星空初审,各有各的思绪。

     步羡音的侧颜在忽明忽暗的火光间显得情绪不名,也不知是否被勾起了对自己身世的遐想,难得地没有往日掩饰用的笑颜,一片无波无痕的神色,眸色深邃莫名。

     苏莫侧着身子躺着,视线却依旧是落在步羡音的身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焦点,却可以感受到微微涣散的目光将他笼罩,虽有万般想问的话,一时间却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口。

     以旁观者的身份看着他们的样子,苏青幽幽地叹了口气,翻过身来不再多看一眼。再这么看下去,她实在有些怕自己会忽然冲动地把苏莫的乔装给卸了,引领两人来一场感人至深的认亲戏码。

     然而她现在显然还不能这么做。

     首先她不能确认这场认亲之后会带来什么,如果只是一人没了记忆还情有可原,若是集体失忆,不得不考虑这背后更深一步的事了;其次,现在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处理,步羡音某方面而言也算得上是顾渊贴身的人,不管那个幕后的人是谁,必然也将他看得很紧,在这个时候苏莫可以默不作声地摒除受到格外的关注是非常必要的;最后,她毕竟还需要想着办法再转道回姑射城去,现在的身份不管怎么样,都更加便于行动。

     至于什么时候开始着手脱身,她,一时间却也还没有想好。

     若回京的途中只有他们三人倒也罢了,放倒步羡音便可以拍拍屁股走人。然而,顾渊偏偏是给他们安排了一大票子的侍卫护送,声势之浩大,俨然要比他留在身边的人还多,这让脱身的事并不是搞定一个步羡音那么简单的了。

     她实在有些不明白他的想法,分明现在最有危险的人是他,偏偏还这样故作大方地一副要将她安全护送回京的样子。难不成,那些人好端端的还会把从他身上动的心思转移出来,反过来开始打她的主意不成?

     苏青躺在垛子上有些困顿,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有些意兴阑珊。

     今夜在野外落脚,所有氛围一览无余,显得有些不好下手,还是等明日着脚一个客栈再从长计议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