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TJUXKZDOEA"><details id="WBQYSLT"></details></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渊年
    芙蓉坞中,一片景色旖旎如画。

     顾渊满身狼狈地被人贩子拖曳到了一个大户人家门口,与一群面色惶恐的孩子们站在一起,也有些不知到底是何人花了大价钱将他们给买了去。不多会听到声音便抬眼望去,便见一位衣着儒雅的大人遥遥走来,视线在几人之间转了一圈,便甚是满意地点了点头,给领班的丢去一戴银两,不咸不淡地赞道:“不错。”

     人贩子收了银子顿时笑容满面地连连鞠躬,便心满意足地走了。

     不多会,来了几个侍从,将他们给带回了院中一番仔细梳洗,才又将他们领去见未来的主人。

     顾渊第一眼看到柳承恩,只觉是个知书达理的风流文士,奈何那张温文儒雅的面容间莫名看不透背后的心思,不知不觉间多留了几分警惕。看着其他孩子欣喜地接过把弄着新衣服,他的眉心蹙了蹙,始终犹豫地没有伸手接过。

     “怎么,不喜欢?”一声话语落入耳中,一抬头,便见一副温和含笑的脸,眼里是怜悯关切。

     顾渊看了他一眼,未发一眼,却也默不作声地终于收下了衣服。

     柳承恩饶有趣味地打量了他一眼,笑问:“你叫什么名字?”

     沉默许久,奈何这人太过有耐心,始终没有离开的意思,让他不得不答道:“顾渊。”

     柳承恩点了点头,神色间有几分意味深长,没再多问。

     换上衣服后所有人很快就被聚集到了一间屋中。

     孩子们看了圈周围,纷纷愣住,只见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尖锐的兵器,泛着森冷的光色,直勾勾地刺痛着视线。

     这些人买了他们来,并不是想让他们做普通的仆人!

     顾渊片刻间已经反应过来,有种格外不安的感觉刚刚涌上,下意识想要转身逃脱,被看守在旁的人伸手拦住,反手一把推了回来。

     一个黑色劲衣的男人冷冰冰地看着他们,连语调里也透着冷意:“不管用什么方式什么手段,你们只有在屋里待满三天,才可以从这里活着离开。当然,但愿到时候还有人可以活着……呵。”

     在他诡异的冷笑落下的瞬间,顷刻间便涌入几人,一把将孩子们牢牢锢住,随后不知取出一瓶形状古怪药剂打开,倒入各人口中。

     生涩的药味入嘴,顺着喉间淌入体内。

     顾渊只觉得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眼前的景象变得盘旋扭曲,望向周围的时候,一张张稚嫩的面容也仿似突然扭曲,伴着体内涌起的狂暴心绪,眼里仿似只留下浓烈的猩红杀戮。

     回归本性般的嘶吼声中,有人已经从地面上的翻滚挣扎中站起,如同发疯般抓起墙上的兵器,朝旁边痛苦不堪的其他孩子直直刺去。

     血气泛滥的同时,愈发刺激着胸口仿似被激起的兴奋,狂笑声伴随着痛苦的呐喊,短短一瞬间,原本沉寂一片的屋中霎时如悚人的修罗炼狱。

     顾渊强撑着自己的最后一丝神志,避开一次次命悬一线的屠杀,紧紧锁住自己的双穴,才没让几乎破胸而出的杀意占据自己的最后一丝清醒。

     每个人都疯了。

     他在全身皮肤欲裂的痛楚中挣扎起来,一把抓起身边的长剑挡下致命砍来的一刀,一剑刺入那俨然已经失去神志的残躯,双目猩红。

     无边无尽的屠杀整整进行了一日,最后仅留了几个尚留有几分清醒的孩子苟延残喘,疯狂地失去神志的人已经都成了地上毫无生机的尸体。

     第二日,全身血脉眦张的感觉俨然生不如死,有人一刀割喉,独自了断生命。

     待三日门开,屋中的孩子已经只留下了顾渊,以及另外一个强撑着意识却已气息微弱的男孩。

     即使已经失去了一条腿,但顾渊却很清楚,那个孩子依旧格外迫切地想要活着,以至于在门开的瞬间,隐隐可以看到那双眼里充满希冀的光色。

     柳承恩抬步走入,将眼前的一切尽收眼底,却是对那个男孩一眼掠过,笑眯眯地将手中的长剑递到顾渊手中,眉目温和道:“杀了他,你便赢了。”

     不是询问,没有给他选择,而是平淡地一句吩咐。

     男孩眼里的眸色仿似顷刻黯淡,只留下浓烈的惶恐与哀求。

     顾渊胸前一阵翻涌,仰头咳出一口血来,握着长剑走到他的跟前,看着对方满目绝望中的最后一丝希冀,干净利落地一剑封喉。

     他的一身衣衫早已染满鲜血,再抬头看向柳承恩时,仿似双手未染丝毫的鲜血,眸色无痕地问:“如此,你可满意。”

     他的身后,是犹如修罗炼狱的满目鲜血,这样踩着遍地狰狞走出,偏是满脸无波无痕的神色,没有对死者的怜悯,也没有对生存的喜悦。

     柳承恩垂眸看着他,满意地勾起了唇角:“我很满意。十日后是拜师大典,你将成为我最满意的作品,顾渊。”

     顾渊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还会记得自己的名字,眸色隐隐一晃,终于在放松下来的一瞬感到眼前一黑,便全身脱力地晕厥了过去。

     再醒来便是十日之后的拜师大典,他此时才知,眼前的这个叫柳承恩的男人竟是江淮一代有名的学术大家,慕名拜师的人络绎不绝,却一直以来都被婉言回绝。而他现在,则成了众人眼里的焦点,众人皆知的柳氏首徒。

     武艺精湛,学术精通,才华横溢,逐渐名扬。

     自此,每每游学天下,顾渊总是默不作声地站在柳承恩身后,冷眼看着满目的艳羡与赞赏,藏下眼底的讥诮与憎恶。

     他很清楚,只有他知道眼前这个心系天下的大名士背地里的肮脏阴狠;也更清楚,就如这个男人那日同自己说的一般,他不过是他手中一件——最满意的作品。

     柳承恩在私下研习着各种各样不同的药剂,就如那日给所有孩童喂下的一般,但凡有新的进展,顾渊便注定是他最好的试验品。

     他不知道这人最终的目的是什么,只能日复一日地默默承受生不如死的折磨。

     两道沉重的枷锁已经在手腕勒出浓烈的伤痕,顾渊沉重的喘息声落在空阔的暗示中,回声隐隐,如穷极挣扎的困兽。他的双眸因充斥的血丝而显得猩红,抬眼看着从楼梯口悠悠走入的人,挣扎着朝他涌去,几欲将他撕裂粉碎。

     柳承恩品着淡酒,笑眯眯地走到他的跟前,看着这幅人兽不辨的模样,似笑非笑地仿似在欣赏一件珍品。嘴角浅浅地抿起,语调悠悠:“好徒弟,不过才是这个月的第四次,如果你这便受不了了,可怎么还有留在我身边的理由呢。”

     话落,悠悠地转身离开,锁门随着他的转身应声落下。

     暗室里一声惊天动地的嘶吼,两道铁锁裂开的声音,手腕因为强行挣断铁链的怪力而渗出血来,顾渊冷冽的眸中狂旋的异样情绪被他生生抑制。

     喘息绵长粗重,有如困兽。

     他牢牢地抱着自己的身子蜷缩在角落,难以抑制的颤抖透过躁动的血液,脑海中满是疼痛欲裂的感觉。有一种嗜血的屠戮疯狂地四蹿充斥,仿似有一个声音在无止无尽地在耳边回响,萦绕不散,凝成对征服掠夺几近病态的苛求,在仅存的一丝清醒的神志中险些按捺不下,最后化为兽|欲中穷极的一声嘶吼。

     直到药剂的效果终于缓缓褪去,满间密室只留下了沉重悠长的喘息声,全身的汗与血的气息交错在一起,只留下全身彻骨偷心的凉意。

     顾渊虚脱地倚在墙边,全身剥离般的感觉让他有些恍神,沉沉地闭了闭眼。

     这几次服药之后,总有一个声音在脑海中盘旋,仿似随时都可以破体而出。那是种对杀戮格外渴求的*,扭曲、阴冷,只要一不小心就将彻底占据他的身体,吞噬理智。

     这是格外危险的预兆,只要稍不留神,许,留在这具体内的便不再是他。

     顾渊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暗室,柳承恩早就已经命人替他准备好了沐浴用的热水。

     旖旎的水气散在周围,清洗着周身的疲惫,然而身边仿似有一种浓烈的血气萦绕,在鼻息间,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他体内随时涌动的难耐躁动。

     沐浴完毕,看着毕恭毕敬服侍自己更衣的侍从,他的眼里不由涌起一丝的讥讽。

     所谓的柳氏首徒,不过是对外用的一个可笑的幌子,不论明面上如何的风光摄人,终究不过是那个男人眼中苟延残喘的一只蝼蚁罢了。

     他的眸色无痕无波地微微一垂,问:“师傅去哪了?”

     侍从毕恭毕敬地答道:“芳华小姐来了,先生去落霞阁陪小姐去了。”

     顾渊眼睫一颤,眼里略有几分氤氲。

     险些忘了,如今在柳承恩的门下,除了他这个首徒之外,还有他的亲生女儿柳芳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