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TJUXKZDOEA"><details id="WBQYSLT"></details></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三更
    顾渊垂眸看着她,眼里尽是无法琢磨的神色,半晌过后,唇角微启,才吐出一句话来:“出去再说。”

     苏青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向外走去,只觉千言万语在心头难开。

     到了门口时,瞥见顾渊那双眸色微冷,顺着他的目光抬头望去,是白衣修长的人影。然而,这朵水仙花仿似丝毫没有察觉到微沉的氛围,始终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作为姑射城的少主,荀月楼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这是她始终没有想通的事情。

     而现在,她却根本没有思考其他事情的*。当即伸手指了指门外,道:“我们外头说话。”

     火光映衬着苍白清俊的脸庞,荀月楼的唇角抿起,应道:“好。”

     走出义庄,外面是一片被铁骑纷尘践踏过的痕迹。

     血的气息很浓,伴着深夜的清风,显得更加清冷荒芜。

     有人策马驰来,到荀月楼跟前,自枣红马上一跃而下恭敬地跪秉道:“周围共计埋伏五十余人,现已全部歼灭,一个未留。”

     众人闻言只觉得全身一震。

     五十余人?怎么也想不到对方为了困死他们,居然用了这么大的手笔。如果没有这些人前来相救,刚才即使他们拼尽全力厮杀冲出,恐怕也只会凶多吉少。

     顾渊打量过枣红马的配装,赞道:“姑射城荀氏的铁骑,果然百闻不如一见。今日,倒是欠了荀少主的一个人情。”

     荀月楼道:“人情不用,我只要一个人。”

     顾渊的神色骤然一凝。

     不等荀月楼的视线落来,苏青已经差点跳了起来:“荀月楼,你别闹了,我是不会跟你走的!”

     荀月楼的眉心微微蹙起,仿似不解地道:“为何。”

     苏青一时间居然不知道怎么回答,觉得一口气没接上来,险些被他噎死。

     她根本不敢回头看顾渊的脸色,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语调听起来尽可能语重心长一些:“荀月楼,你作为姑射城的少主,应当以大事为重。当日离开时候我就已经与你说得明白,为什么非要到处打听我的下落呢?”

     几乎无需思索,荀月楼无比平静地回道:“因为我喜欢你。”

     如此绝世脱俗的容颜,如此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如此低沉婉转的语调,说的偏偏又是如此恶俗直白的话,而且次数多得简直耳朵都要听出老茧来。

     苏青牢牢地盯着那空灵无神的眸子,有些气结道:“每次一见面就说这样的话,真的合适吗!”

     荀月楼轻微地勾起唇角,依旧是那种很难辨识的弧度:“合适。”

     “……”苏青终于彻底无言以对了。

     荀月楼终于将视线自她身上移开,却是转向了顾渊,问:“如何?”

     苏青扶额,好有一种想要一头撞死的冲动。

     顾渊深深看了苏青一眼,道:“你喜欢她是你的事,她是否要跟你走是她的事,荀少主恐怕勉强不来。”

     他的眼睫微微垂落,似是颇有几分兴趣地用指尖摩挲着拇指上的扳指,语调不带喜怒:“不过,即使她要跟你走,恐怕也由不得她做主。现在,我才是她卖身契的主人。”

     他抬眸瞥了一眼苏青,道:“阿青,过来我身边。”

     这样的语调,苏青分明感到小心肝生生颤了两下。

     余光瞥过顾渊抚摩扳指的动作,莫名感到这个男人此时的心情像是很糟糕。

     她表示很能理解,毕竟刚刚被人一个接一个圈套地玩弄了一路,没谁的心情可以好得起来。更何况,偏偏现在还有一个无故找上门来的荀月楼。

     忽然改口叫自己“阿青”,这难道是准备秋后算账的预兆……

     苏青按捺下心中涌起的惊涛骇浪,强作镇定地走到了顾渊的身边,却见他似笑非笑地垂下了眸子,道:“明确地告诉他,你选择谁?”

     这样的神情让人直觉感到危险,她几乎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道:“当然是跟着老爷。”

     “很好。”顾渊抬头看向荀月楼,道,“荀少主,很抱歉。”

     深缓的语调落在幽冷的夜里显得愈发低沉,却有一种清风间微露的愉悦感。

     季峦看着氛围有些诡异的场面,有些不解地挠了挠头道:“这个女人本来就是我们府里的人,老爷何必要跟他说什么抱歉,真是……唔!”

     晏浮生没等他把话说完,一把拉过去再次捂住了他的嘴,道:“大人说话小孩不要插嘴。”

     季峦一怒下从他的怀里跳了出来,叫道:“小爷我哪里像小孩了!”

     话刚落,跟前人影一晃,已经被一脸沉闷的蔺影拎起衣襟一路拖了开去,语调也是透着不悦:“再嚷嚷信不信直接把你埋在土里。”

     季峦脸色大变,顿时一捂嘴巴,表示自己不会再说了。

     宋软薇看着这个无药可救的孩子摇了摇头,抱着宋宝继续看热闹,顺势捅了捅站在身旁的步羡音道:“我说,你们家老爷平常说话都喜欢这么拐弯抹角的吗?这样说话,可迟早会吃亏的。”

     步羡音闻言一愣,旋即轻笑:“谁说不是呢。”

     留意到旁边的人居然一个个兴致盎然地看起了热闹,苏青为简直交友不慎感到很是头大。

     此时荀月楼忖思了片刻,开口道:“我知道你。”

     顾渊道:“我也是。”

     荀月楼道:“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我不能让阿青继续跟着你们。”

     顾渊抬头看了他一眼:“即使跟着我们,我也一样不会让她有任何危险。”

     荀月楼的眸色空灵地如一汪清泉,对上他的视线,仿佛在陈述一件必然的事:“不,你保护不了她。”

     顾渊看着跟前仿似无欲无求的容颜,神色有这么一瞬的动容,沉默片刻,最后只留下唇角一抹了然冷漠的弧度:“看来,荀少主果然知道些什么。”

     荀月楼看着他,默而不答,并不否认。

     顾渊道:“看来,我们确实需要去姑射城走上一趟了。”

     荀月楼道:“请便,姑射城从不闭门谢客。”

     天下没有姑射城不知道的事,却有很多姑射城不能说的事。但凡牵扯到登门的访客所求之事,姑射城里的人永远不会告诉第三人知。正因如此,他们才既是江湖风卷云用的参与者,又是所有恩怨纷杀里的过客。

     琢磨他们对话当中的含义,苏青终于知道荀月楼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断魂坡了。

     ——荀月楼知道她现在跟在顾渊身边,也知道有人要对顾渊痛下杀手,所以专程赶来救她。

     想到这里,她就有些不淡定了。要知道姑射城对内向来严谨,荀月楼本就是个墨守陈规的人,她刚认识他的时候,严苛地仿似是一切规章的样示。但今日这样堪称荒唐的千里救人的戏码,居然能出现在他的身上,甚至可以称之为匪夷所思。

     联系了前因后果后再细细想来,苏青感到本就存在的感激之心里莫名又有了几分愧疚。她拉了下白皙无暇的衣袖,道:“荀月楼,你再让我想想。”

     荀月楼点了点头,与众人保持开了一定的距离,在远处的树叶之下,遥遥地望着。

     义庄在大火中坍塌成一片废墟,只留下一股沉沉的焦气。

     没有地方落脚,众人找了块空旷的平地生起了篝火。

     荀月楼将所有铁骑遣了回去,留下独自一人。修长的身影落在树下,月色无痕,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衣仿似不论何时都是这样的出尘高洁。也正因此,愈发有一种不该身处浊世的疏离感。

     苏青犹豫了片刻,还是选择走了过去。

     感受到有人走近,荀月楼转身看来,道:“不用着急回答我,今日累了就该早些休息。”

     苏青:“……”

     这么接地气的话,总让人觉得不该从荀月楼这样的男子口中听到。偏偏,他可以对所有人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态度,却唯独对她的一日三餐与作息规律尤为一丝不苟。

     见她没有反应,荀月楼寻思了一下,又补了一句,道:“睡太晚对养颜不好。”

     看着这张脸说出这样的话,苏青终于忍不住吐槽,道:“这些话你都是从哪里学来的?”

     荀月楼回道:“书里。”想了想,又道:“你上次说我无趣,我就多看了些。”

     这些没见的日子里,他到底都看了一些什么书啊?姑射城的人采购的时候也不看着,果然是越来越会做事了。

     想想水仙花以前不染凡尘的模样,苏青忍住了扶额的冲动,道:“你以后别再看那些乱七八糟的杂书了。现在这样就挺好。”

     荀月楼点头应道:“嗯。”

     话语过后,苏青却是陷入了沉默。

     她很清楚,如果荀月楼肯出力帮忙的话,对顾渊而来无疑是如虎添翼。

     只要她开口,他们就不需要再这样被动难堪,就可以轻松揪出藏在暗处的幕后黑手,可以消除目前这样随时面临危机的艰险处境。

     但是,就算她心里清楚,但根本无法开这个口。

     这件事本来就不该跟荀月楼有任何关系的,即使是她也没有让他无故涉入的权力。正因为知道这人对自己的态度,才更加不能对他加以利用。

     片刻间苏青已经有了自己的决定,抬头道:“荀月楼,今晚的救命之恩我会一直记得,也一定会找机会还你。不过现在你不该留下来,回姑射城去,可好?”

     荀月楼愣了愣,眼里神色盈盈一晃,眸中透着几分微扬的光色,唇角勾起:“琴心他又输了。”

     前不搭村后不搭调的一句话,苏青却偏偏听懂了,顿时脸色一沉:“陆琴心又在背后说我什么坏话了?”

     在她的心目中,姑射城里除了荀月楼这么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水仙花之外,其他人每一个都长了一肚子的坏心眼。每个人都是三句话不离个算计,不论跟谁打交道都是没安个好心,其中就以这个身为辅士的陆琴心为最。

     然而,还多亏了这样,致使在即使荀月楼几乎不与外人往来的情况下,姑射城在那些人的打理下才依旧可以运作地有条不紊。

     所以,对这些个大小狐狸们,苏青的评判是毁誉参半。

     荀月楼道:“琴心说朝堂中的事,姑射城毕竟不便插手。我若今日出手救你,难免会被你牵扯进来。”语调微微一顿,他看着苏青,淡然道:“但我觉得你不会。”

     “我在他的心中,从来就不是个好形象。”苏青不屑地撇了撇嘴角,心里觉得有些有趣,便随口问了句,“但是荀月楼,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刚刚真的开口的话,你又准备怎么做?”

     几乎没有考虑,荀月楼答道:“你要求的事,我都会答应。”

     苏青凝视着他看起来不似玩笑的神情,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砸吧了下有些干燥的嘴,道:“那我让你先回姑射城,你也听我的?”

     荀月楼道:“嗯。”

     这样完全顺从的模样,苏青张了张嘴,忽然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最后,只能干咳了一声,有些哀叹:“荀月楼,你难道真的没有自己的想法吗?”

     “我的想法并不重要。”荀月楼看着她,有些认真地寻思道,“琴心说,女人经常会说一些反话。如果你想话中的意思是想让我陪你,我便留下来。”

     “……你想多了,赶紧回去!”苏青终于不想再说什么,转身就走。

     怎么也想不明白,从以前起直到现在,跟这个人的对话为什么永远都是以她的无话可说而告终。

     烛火忽明忽暗地蹿动着,经历了一整夜的折腾,众人都已经精疲力尽地倒下了。

     苏青蹑手蹑脚地让自己尽量不发出动静,一抬头,刚好对上顾渊深沉不明的视线。

     她脸色微僵,只能默默地挪了过去,扯着讨好的笑,低声道:“好巧,老爷也还没睡呢。”

     顾渊的声音不识喜怒,道:“坐。”

     苏青看了圈周围,确定没有旁人,才慢吞吞地坐在了旁边的草垛上。

     “叙旧叙完了。”说这句话的时候顾渊垂着眼帘,看不出什么情绪。

     苏青知道刚才去找荀月楼的时候被他看到了,这事本就没想隐瞒,便干脆地点了点头:“荀月楼毕竟是个大人物,一直跟我们一起怕是不方便。所以,我就让他先回姑射城了。”

     蹿动的火焰“啪”地一声烧裂了一块木柴。

     顾渊淡声道:“让荀月楼先回去,到底是为了我们好,还是为了他好呢?”

     苏青的眉梢微微一颤。

     ——她能想到的事,顾渊当然也想得到。

     刚才他们两人的对话中,荀月楼既然已经明确表示了知道今晚将要发生的这些事,难免会让人猜测,他恐怕甚至知道幕后人的真实身份。

     然而,姑射城口风严谨是天下皆知的事,不可能强行让他们透露原访客的消息,唯一可行的便只有人情这条路了。

     顾渊虽然不知道她与荀月楼之间的具体关系,但从堂堂少主亲自赶来救人这一举动中,恐怕也不难看出,那份关系怕是只深不浅。眼下的情形而言,用她来与姑射城攀交情不论成与不成,都该是最好的选择。

     然而她方才让荀月楼离开的举动,却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没有在顾渊的同意下,她自作聪明地强行抹杀了这条路。

     ——堂堂摄政王的盛怒,她可承受不起。

     苏青决定装疯卖傻,睁眼说瞎话:“当然是为了老爷好!”

     顾渊一把将她拉了过去,直接揽入怀中。他垂眸,修长的指尖貌似漫不经心地搅动着她发侧零落的青丝,语调格外意味深长:“挂心荀月楼?你应该清楚,自己‘现在’最需要做的事是什么。”

     现在最需要做的事?当然是搞定王爷大大你,然后卷钱跑路啦!对于这个目标苏青一直是格外清晰明确的。

     在这样有些氛围的调调里,她的唇角微微勾起,顺势攀上了顾渊的脖颈,在耳边轻轻吹了口气,语调极近低柔地撩拨道:“老爷,你现在为何要一脸这么吓人的神色?要是不知道的人,恐怕都要以为你在吃我的醋呢……”

     话语过耳,顾渊的姿势微微一僵。

     感受到自耳边泛上的热意,苏青的眼眸顿时一眨,对他难得有些羞涩的反应顿时觉得很是有趣。

     她便瞬间又朝顾渊身上贴了贴,指尖缓缓顺着他的背脊向下抚去,朱唇几乎是贴着他的耳垂,舌尖蜻蜓点水般地轻轻一舔,浅笑轻语:“老爷你说,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在她没有看到的地方,顾渊一向波澜不惊的面容上,难得地闪过一丝错愕。

     这样拦腰抱着的姿势并不是第一次,甚至可以说是娴熟,然而此时此刻不知为何,双手却有些不知道该放在何处。

     这样软言厮磨的话语落在耳里的片刻,他的脑海中似有瞬间的空白,说出口的声音莫名有些微微发紧:“不要做一些不可能的假设。”

     是意料中的回答,苏青倒也没有多少失落,反正是故意借此方式转移话题,眼见颇有成效,便继续随口挑弄道:“既然是假设,老爷又如何能断言绝不可能呢?”

     “你就那么希望假设成真。”顾渊原本微紧的神色,在她这样似带浅笑的声色下,忽然带上了一种饶有兴趣的意味,低沉的声音微微扬起。

     差点忘了这个女人是为了占有他而接近他。

     他不否认任何的假设确实都存在成真的可能,但有一点必须确定——只要是他的女人,就必然是唯一,他的唯一,也将他视为唯一。

     所以,作为交换,她也必须为他沦陷。

     苏青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不由愣了下神,也只片刻的功夫,只觉得在一股巨大的力量下,眼前顿时一片天旋地转了起来,最后重重地压倒在了地上。

     待回神时候,双手已被顾渊紧紧握住。

     他压在她的身上,冷冷的眸直直地视着她的眸子,唇角微扬:“你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姿势吗。”

     这样的语调,不是疑问而是一种陈述。

     苏青来不及琢磨话里的深一层含义,只觉得双方的吐息混淆在了一处,不由有些痴离,下意识讷讷道:“其实,也没有那么的喜欢……”

     话没说完,顾渊已经俯下身来,堵住了她的嘴。

     万籁寂静。

     深幽空旷的荒山野地,那一瞬间,只剩下彼此的心跳和篝火蹿动的声音,以及呼啸而过的风。

     他们的身子紧紧贴着,苏青仿佛感受到他肌肤上传来的灼热,以及胸前疯狂攒动的心跳,脑海里顷刻间一片空白,没来得及回神,身体却诚实地开始小心翼翼地回应。

     这样的回应似是一种撩拨,让掠夺变得更加兴奋诱人。

     绵长至极的一吻过后,顾渊意犹未尽地松开她,声音又低又沉地落过周围:“你会喜欢的。”

     苏青直愣愣地看着他,一时间还没回过味来,却有些享受他这副呼吸凌乱的模样,恍惚中伸手,想要抚上他的侧颜。

     遥遥一阵天崩地裂的轰响,巨大的震荡吓得她陡然一个机灵,顿时周身的燥意全消。

     一抬头,恰好瞥见晏浮生从跟前目不斜视地匆匆跑过,一脸“我什么都没看到”的严肃神色。

     顾渊脸色一沉,一言不发地翻身站了起来。

     苏青再厚的脸皮,也敌不过此时尴尬至极的感觉。

     只是眼前的景象太过诡异,让她根本没时间去顾虑脑海中想挖地洞钻下去的念头。

     林间的一连排大树,仿佛受到了什么野兽的冲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棵接一棵地横倒了下去。

     这种气氛似曾相识,她好像忽然明白过来刚才晏浮生在追什么了,忍不住暗暗扶了扶额。

     ——用脚指头想都知道,定是季峦那小破孩又开始梦游了。

     果不其然,仿佛在印证她的猜想,林中忽然一阵汹汹腾起的尘土,仔细凝视,才可以看到正中那个混乱狂奔的人影。不消片刻,便见那东西呜咽一声直直朝她的身上飞扑而来。

     她叹了口气,端坐在那无奈地摊开了手,准备迎接这只扑进怀里的小破孩。

     然而,跟前忽然站了一人,脸色低沉地抬手,直接把直掠而来的人影硬生生地掀翻在了地上。

     季峦在地上自溜溜地滚了一路,接连撞飞了一路的巨石后,才终于停了下来。迷迷糊糊地醒来后,小脸上顿时怒起,一巴掌劈碎了身边的巨石,吼道:“谁敢打扰小爷睡!”

     晏浮生来不及堵住他的嘴,闻言脸上只能闪过一抹节哀的神色。

     “正好,以后都不需要睡了。”冷冰冰的一句话,将周围的温度压得一片低沉。

     对危险的直觉,让季峦在一个机灵下顷刻间清醒过来,打量了一番周围的情景后,也大概猜出发生了什么事。他不敢再喊,耷拉着脑袋委屈道:“老爷,这些破坏掉的树我回头找人重新种上还不行吗……”

     顾渊瞥了他一眼:“不行。”

     季峦欲哭无泪地看向晏浮生,见他暗暗朝自己摇了摇头,知道毫无挽回的余地,心里顿时一片凄楚。不就是片野外的林子吗,当初他们十三庭火烧的山林都不计其数,也不知怎么,这次就偏偏惹怒王爷了呢?

     走到晏浮生声边眼泪汪汪地看着他,听他低声安慰道:“你就知足吧。现在只是没觉睡而已,王爷刚才一掌没直接劈死你,都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季峦满脸不解地眨了眨眼睛,更加困惑,难道刚才他不只是平常的梦游,还做了什么天理难容的恶事了?

     这件事他强睁着眼睛整整想了一晚上,直到次日回淮州的路上被勒令不许坐马车只能骑马尾随,依旧百思不得其解。但是更让他想不明白的是,一行人中为何除了懵懂的燕芜与前一夜睡马车中的柳芳华之外,其他人看他的眼里总让他感觉有一种莫名深沉的同情呢?

     前往姑射城之前,众人先回淮州去与卢松雪告别。

     宋软薇表示没有兴趣跟他们去姑射城玩,临走前卖给苏青几瓶好用的药剂,再三交待清楚了药效后,就带着宋宝哼着小曲走了。

     在得知前一晚在义庄里发生的事,卢松雪不免有些自责,道:“是我派去调查的人办事不力,没有提前洞察出蓄意留下的陷阱,才让你们险些遇难。”

     柳芳华道:“这事不能怪您,无需自责。今日我们回来也只是与师伯说上一声,马上就走。”

     卢松雪问:“这么着急是要去哪里,可是有了新的线索?”

     柳芳华回道:“我们要去姑射城,至于是不是新的线索还未可知。”

     “怎么会与姑射城扯上关系?”卢松雪面上露出几分诧异来,“时隔那么久的悬案,难道他们连这件事都能调查清楚?”

     顾渊淡淡道:“这要去了才知道。”

     卢松雪点头,道:“也对,总比毫无头绪强。前车之鉴,你们路上一定要万分小心。”

     柳芳华应道:“我们会的。”

     告别卢松雪后出府,一行人分为了两路。步羡音自京城带来的文书需要有人捎回,便交给了季峦与晏浮生二人。虽然季峦是满肚子的委屈,但一想到不在顾渊的眼皮子底下至少可以偷偷睡觉,便把心里的牢骚给吞了回去。

     精简了行装后,两匹骏马带着一前一后两辆马车,一路离开淮州南上。

     蔺影策马在前方探路,经过前日的事之后更是警惕万分,忽见有道身影犹如鬼魅落下,几乎未有思索,转眼已经拔剑出鞘。

     步羡音抬头一看,慌忙将他拉住,道:“你先看清是什么人。”

     那道声音来势极快,却毫无方向可言,几乎笔直掠来,直勾勾地坠在跟前的地上,溅开一地浑浊的尘埃。便犹如断翅的蝴蝶,死物一般无声息地躺在那里,未再动弹分毫,了无生机。

     蔺影经提醒后定睛一看,这才认出了那身衣服,惊道:“这是玉绯珏!?”

     他慌忙跳下马来想要去扶。

     步羡音先一步挡在他面前,小心翼翼地托起玉绯珏的身子,皱眉道:“他这样的伤势恐怕已经流了过多的血,你这毛手毛脚的样子,是嫌他死得还不够快吗?”

     受到外头的惊扰,马车随之停了下来,车厢中传来顾渊的声音:“何事?”

     蔺影匆匆跑去,回禀道:“老爷,玉公子不知被何人所伤,似是伤势很重的样子。”

     “玉绯珏?”话音刚落,顾渊一掀帘子便跳下车来,眉心一拧,道,“扶他上车。”

     车里的软塌松软,虽然卸去了不少马车的颠簸,但对玉绯珏此时过分虚弱的身子而言,每一下都是锥心刺骨的痛。

     他的呼吸很绵薄,身子也很烫,在这样神志涣散的情况下,根本无法从他口中问出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才一日的功夫,谁都没有想到,明明应该在他们之前动身前往姑射城的玉绯珏,竟然会伤成了这幅样子。

     苏青小心翼翼地替他拭着颊边渗出的绵薄的冷汗,看着那依旧不断的血水,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不禁焦急道:“老爷,现在怎么办?这样下去不行!”

     顾渊看了她一眼,随手按了几个玉绯珏身上的的穴位,片刻间便止住了血势,道:“死不了。”

     苏青面上顿时一喜,再看玉绯珏这幅样子,顿时又有些忧心,蹙眉道:“昨日玉公子听了阎红鸾的消息前往姑射城,如今又莫名遭人袭击。难道,这些事情果然都跟百鸟门有关?这样看来,她们是否已经知道我们在暗中调查当年的事了?”

     顾渊倚着车壁,曼声道:“与其说是与百鸟门有关,倒不如说是想让我们误以为是百鸟门。”

     苏青惊讶道:“百鸟门是被人栽赃陷害的?”

     顾渊看了她一眼,否认道:“倒也未必。”

     苏青感觉自己已经彻底晕头了,皱着眉头准备想清一些:“既是有人要让我们调查百鸟门,却又跟百鸟门脱不了关系?”

     顾渊伸手轻轻抚平了她的眉心,并没有再接她的话:“这些不是你需要考虑的事。”

     苏青不由问:“那我需要考虑什么?”

     顾渊道:“我说过的,想想平日里做些什么药膳。”

     苏青看着跟前这人,神色顿时古怪了起来。

     为何这样的话语听到耳里,莫名有种让她什么事都不需要做,安静地接受圈养就好的错觉。

     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读懂了她神色中的含义,这一瞬,顾渊唇角的弧度莫名地柔和了些许。

     苏青刚想再说什么,视野中忽然出现了一只苍白如纸的手,飘渺无力地一晃,便彻底脱力地又坠了下去。

     慌忙低头看去,只见玉绯珏苍白地无一丝血色的脸上,眼眸空洞地转过来看着自己,游丝般的声音颤颤悠悠地在车厢中响起:“你们……交流情话……也稍微……分下场合可好……”

     因过分虚弱的关系,他的声音显得绵薄而透着哀怨,莫名地让寒毛都不由竖了起来。

     周围顿时一片鸦雀无声。

     苏青被他这样一吓,差点直接从榻子上弹起来,好在顾渊眼疾手快地拉住了她。

     “醒了正好。”顾渊垂眸看着刚转醒的玉绯珏,唇角微微勾起,等他开口。

     玉绯珏轻咳一声,沉声道:“对我动手的那些人,恐怕知道你们在调查当年的案子……而且,并不想让我,接触到百鸟门的人……”他淡淡地笑了起来,苍白的面容间,有那么一瞬间的冷然:“至于颜莺儿……这个女人,呵……或许正是那年惨案中一个重要的角色啊。”

     顾渊抬头,轻且无情地淡声道:“放心,这个女人,一定会送到你的手里。”

     玉绯珏抓住了他的手,默默握紧了些:“小心前面,恐怕……有人等着你。”

     “哦?”顾渊眼底的眸色冷冽地一闪而过,阴戾的笑意渐渐渗起,“正好,我也要找他们。”